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全职周叶】君莫笑 第五章

我好水好慢………



那啥,大家应该知道阿术变成了一只复读生。



挥挥手。



我的更新,依旧是薛定锷的更新。



非常稳定。





第五章 姑娘

本是初入夏的好时节,姑苏城却淅淅沥沥下起一场绵绵又声势浩大的雨来。

这嘉世也不愧那一等一的门派,不过一二日姑苏城便多了那许多比斗之人……自是比武招亲引来的。

“那苏二姑娘可曾露面了?”这是赶来瞧趣儿的。

——一张麻子脸,驼背弓腰,眼睛倒是清亮,不过已经约莫三四十年岁,若这样的跛脚货色也去比武,大约会被众好汉拖下去打。

那旁的约莫是哪个帮派弟子,也不在意,好心低声道:

“美人儿出场总得准备准备……说不得正准备着瞧我等表现,好好挑拣一番呢。”

“那敢情好,这比斗怕是有的看了!”

那人似乎很高兴,冲弟子眨眨眼,眼瞧着是走了。

这弟子望了望舞雩台,难掩激动:“不知苏仙子何时才……”

“噗。”

这弟子一旁的人耻笑一声:

“啧啧,猴急个甚?纵然沐雨美人儿瞧了我等,也断然不会看上你啊哈哈。”

“你又算个什么?”那弟子颇为不服,眼珠子往边儿上一扫,大笑:“我道是谁,苏仙子难不成还会瞧中你么!怎么,朝廷也来凑热闹?”

边儿上这人一身素淡衣袍,瞧着不显山不露水……全是透着一股子穷奢极欲的好料子。

……连发带都是天青的鲛纱流云锦并上有价无市的玉檀珠。

骚不骚。

我就问你骚不骚。

“啧,我爹那……又算得上什么。堂弟,那上面……可也是来了人呢。”

“谁是你堂弟了!”那弟子一听“堂弟”二字就欲炸毛,却又因这“堂哥”后半句话生生憋了回去。

“……当真?”

“自是不假的——上面似乎提到苏姑娘不简单……”

“娶到便是赚到……”

那弟子想了一想,问道:“不简单……?听闻苏仙子连弩无双。若是一个都胜她不过……?”

这人的高深莫测地盯他一眼:“你当那几宗的人都是不存在的吗?至于有什么不简单的……你猜啊?”

“你!”

“乖,叫堂哥。”

“!!!”

于是两人便斗在了一处,无暇他顾了。

却说那之前瞧趣儿的人从他们身后的树冠上轻身跳下,抹了把脸,便奇异的换了张清秀青年的脸。

正是轮回谷吴启。

幸好幸好,不是麻子。

……

客栈。

周泽楷被吴启堵了个正着。

……本来准备抱着被换好女装的叶修离开暗桩北上的周泽楷:“……”

说来这姑苏城嘉世庄旁最为精致的客栈竟是轮回谷的暗桩。

……嘉世还能不能好了。

周泽楷看着吴启大咧咧一笑,啃着刚从客栈旁捎带的葱饼,满嘴油地从自个儿头顶房梁轻飘飘掉下来还带下一兜子油饼渣掉地上……非常想让江波涛把这玩意儿领回谷去。

“少主。”

吴启捧着葱饼笑嘻嘻传音入密。

“……于是叶前辈家的小姑娘要比武招亲了,令上来了消息,陶庄主要给各大门派送美人儿呢,嘿嘿嘿,少主好艳福。”

周泽楷:“……。”他平时是不是太好说话了?

怎么身边一个二个都这副德性。

……

周泽楷点点头,以示自己知道了,想了想,道:“继续、查。”

哟,少主这是要留我啊。

吴启大喜。

不用赶路,甚好甚好。

非常愉悦地继续啃起葱饼来。

周泽楷头疼。

不过、嘉世……

周泽楷一侧头,便见着窗子外,不远的庄子上飘着的嘉世山庄的旗子。

四个大字金光闪闪,威严霸气……极其碍眼。

陶庄主妖蛾子真多!

然而一旁的吴启忽然注意到了床上的人,差点喷了一地葱饼渣。

“咦这谁……!!!!”

“少主你你你……???!!!”

周泽楷看着刚刚还揶揄着自己的吴启一脸“夭寿啦要命啦少主床上是个姑娘活的真的是活的我不会被灭口吧我想跑啊啊啊无澜你在哪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

忽然有种奇异的,异常的愉悦感。于是他一脸意味深长的点点头笑了一下,让吴启出去了。

叶修的存在除了江波涛没人知道——之前这间房里被周泽楷布下了个简易幻阵,把叶修隐去了,如今江波涛一行已走,又将叶修变了装,周泽楷也就懒得再布阵,索性把幻阵去了。

有幸让来报消息的吴启见了次大变活人。

……虽然按他对吴启的了解这小子估计能想的估计只有那档子事。

轮回鬼谷,专听墙角搞刺杀人称“静默”的无口鬼吴启。

偏偏是个满脑子风花雪月不务正业的碎嘴。

就是这么奇妙。

“……。”

门外的吴启魂飞天外。

我是不是可以传书无澜让他准备喜宴了?

啊那姑娘啊不是……少主夫人……还挺俊。
评论(2)
热度(16)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