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残次品/陆林/priest】猪肉白菜汤

满足自己,造福社会,致敬甜甜。

嗝,我爱肉汤。

陆必行曲着手指碰了碰,忽然新奇地发现人类的躯体竟然也会让人有一种难言的饥饿感,他眯了眯眼,想起之前搜到的一些不可言说的资料,于是凑近了,胆大包天地撒娇:“林……”
林静恒有心想抽死这混蛋玩意儿,但真要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下方的痛感若有若无,有点胀,老实说,有点别扭,这种事情过后再吼总感觉自己很智障,于是他只好好言好语劝:“你……你先出去。”
谁知道陆必行这会儿狗胆见长,趴在他身上耍赖:“好说好说,再让我待会儿……好林,好静恒,我的将军。”
林静恒差点儿没被这声将军吓没了,只好悻悻地棒槌道:“……闭嘴。”
然而陆必行才发觉了些趣味,这就算了那怎么行,死皮赖脸地像是想做个小论文,林静恒脑门子嗡嗡响,觉得自己一世英名全栽在这小子身上怕是要完,挣了一下想掀开他。
陆必行只觉得身下的将军温暖极了,抱着并不柔软,却很踏实,于是抱得死死的,并不让某个将军挣脱:“好好好,我闭嘴……”
说是闭嘴,可陆校长嘴炮惯了一时没刹住,蹭着将军的胸口咕哝了一句:“可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静恒。”
林静恒愣住,连掀他都忘了。
此世光阴尚短……而在林静恒不算长的生命里,从没人这样旖旎而温存地叫过他。
心口似乎被甜奶油塞了个满……不太习惯,但很窝心。
在他故作冷漠的童年时光里,故作寡言少语的上将生涯中,林静恒无数次想过自己和这个便宜弟弟相处的模样……
他看着陆必行,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好让眉眼仍是冷着,看得陆校长的狗胆一碎。
“静恒……静恒哥哥。”
陆必行好声好气地认怂。
林静恒心口颤了颤。
突然有点想吻他。
他想。
评论(10)
热度(43)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