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残次品/陆林/priest】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皮皮啊



我、我可以吗?
陆必行大脑一空,愣了一下,颇有些不知道今夕何夕的意思了。
鼻梁上还有一点余温未消,隐隐作痛,然而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陆必行摸了摸鼻子,忽然觉得他攒的缘分可能攒过头了。
林静恒这个人,说话奇毒,以涮人为乐,似乎冷情冷性又专横……然而现在他却说:“你来吧。”
陆必行心里像是有一星球的棉花糖一起膨胀开,甜滋滋快将他溺死在里面……又因为撑在心口上而无边酸软起来。
我想要你啊,特别想,陆必行抬手覆在了林静恒那双灰色的,像是深海抑或云烟的眼睛上,暗自想到。
可是,“林……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陆必行这才发现林将军的睫毛很长,很密,可以轻轻扫到自己的手心。
而手心里是一片温软的。
林静恒被遮住了眼睛,抿了抿唇,像是在迟疑,然而最终也只是轻轻吐出两个含着浅淡笑意的音节来,“……来吧。”
……
痛,但不明显。
好像是被生态园里的小麻雀轻轻地啄了一口,贴着自己蹭了蹭,软乎乎,热腾腾,把心口填了个满。
陆必行将流体状的消炎药糊了满手,慢慢地,淋淋沥沥的液体洒在了苍白的床单上,近乎有种暖色的错觉了。
那个被将军亲口定名的“冰箱球”是开着的,细碎的星光熙熙攘攘地裹着房间,洒在这两人身上,像是一片星河璀璨。
林静恒看着陆必行的样子,恍惚想起那天的亲吻来。
毫无防备,吻得慷慨而温存。
“行了……进来吧。”
陆必行眼中的错愕未能定格一秒,就被一片名为林静恒的星海拥了个满怀。
温暖,像是将军不曾宣之余口的关怀。
满足,是如同故事结局,尘埃落定的美满。
陆必行现在是真的不知今夕何夕了,手指轻轻划过林静恒的眉眼,“林……疼么?”
“不会,”林静恒躺在床上,忽而勾起个笑来。
不是平日里那种假惺惺的冷笑,也不似之前的那几个屈指可数的真笑般浅淡,明朗极了,眉眼弯弯……灰色的眼瞳里好似有一片星河璀璨,居然整个人前所未有的温润了起来。
陆必行这才发现,林静恒的好看远不止他之前所见……
那是比视星等最亮的恒星还要灼人万倍的,咄咄逼人的美。
“我可以吻你吗?”美人笑着问。
……
身体的接触让陆校长曾经将图兰同志唬得一愣一愣的一套狗屁理论全部扔进了空间回收站,餍足得亲吻。
吻得放肆而又温存。
评论(13)
热度(61)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