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周叶】古风朝堂架空练笔 王爷周x将军叶

说是练笔,其实就是之前写废的一段,下课摸鱼发出来讨个骂……_(:з」∠)_

==========================
又是一年元夕。

安朝嘉定四年。

先皇前些年前封的云王殿下还等着叶将军前年远走焉北荡平狄人时说好要寄回的书信,却未曾想辞了宫宴刚踏进府邸内院,便被狠狠绊了个踉跄。

“哈哈,小周可是懈怠了?”来人一杆红缨长枪轻点地面,整个人便稳稳当当地从院墙上跳下来,笑嘻嘻地把悄悄拦在门框的细线取下来,手中长枪挽花收于身侧,少年将军原本绷紧的身体便随之呈现出了一点奇异的懒散来。

而眉眼皆风流。

对于云王殿下,介于孩童与少年的周泽楷来说,这算得上是惊喜了。

但他却不知怎么开口。

“……安好?”

“殿下多虑,”这人微微弯腰,勾住了站得笔直的王子皇孙的肩头,哥俩好似的道,“为兄战无不胜。”

而后少年将军嘿嘿一笑,头一偏,凑近了小孩儿软乎乎的耳朵,嬉皮笑脸揶揄道:

“小周长个子了,我心甚慰。”

声音带着少年人的清越和一点略有变声征兆的沙哑,和着热气打在耳朵上,酥酥痒痒的。

心里也酥酥痒痒的。

周殿下知道自己是很喜欢这个将军哥哥的。

从将军哥哥把自己从街边捡回来,就最喜欢哥哥了。

“哝,拿去。”少年将军笑了笑,往看着呆呆的小王爷弟弟手上塞了一把东西。

原是用红线串好的一杆小小的木质长枪挂坠。

做工十分不羁奔放,也不知道是哪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能工巧匠制的,丑得自成一脉。

小周殿下心里一动。

“军中无甚趣味,倒是帐外多胡杨,我无聊狠了便提了剑自个儿砍着练功顽,时日多了也就做了这么个小玩意儿。”

“给你,不许嫌弃。”

小周殿下攥着小木枪,笑得傻兮兮的。

现下,更喜欢了一点。
评论(6)
热度(30)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