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下雨了 周叶(一发完

下雨了 周叶(一发完 

#……突然想写点儿东西,一个关于周叶二人的都市架空片段。很少,最近都不打算扩写。
#周泽楷的话采取了原著里语气助词很多的描写方式。
#多愁的时候总是善感的,不过我一般愁不过三秒,唉。




下雨了。

这座城市酷爱下雨。一到夏季,行人手中总是要有一把伞的。

雨总是来得毫无征兆,天光亮如晴日的时候也可能在下着豆粒大小的暴雨。

周泽楷站在公交站台里躲雨,抬手碰了碰广告牌下方的水滴。

滴答。

雨滴一半落下去,另一半顺着他的食指划出一条冷冰冰的线。

本是这座城市燥热难耐的夏季,雨水却凉到刺骨了。

——还要下多久呢?

周泽楷抿了抿唇,将他那看着有点儿锋锐的唇形压成了一条线,神色莫测。

然而雨滴依旧啪嗒啪嗒地,大颗大颗落在站台雨棚上。

——很苦恼啊。

周泽楷是来旅游的。莫名其妙地,毫无征兆地选择到这里旅游。就好像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在这里等着他一样。

然后被这个城市毫无征兆的暴雨结实地欢迎了个彻底。

……还是一个人。

雨下了有一会儿了,而他的伞忘在了宾馆里。

于是他只好站在站台底下戳雨滴。

“67颗。”身后突兀地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伴随着烟熏火燎的烟味儿。

氤氲在水汽里的烟雾,竟然还有点儿仙气飘渺的意思。

那人的声音像是贴着他的耳朵搔过去的,周泽楷感觉到男人似乎轻轻地笑了一下。

男人的笑在周泽楷耳廓上转了一圈,震得毛细血管里的血液流速起码快了一倍,乱七八糟地被泵进心室里。

“你这是准备戳多少颗下来?”

周泽楷转过身去。

——干你什么事哦。

他的手指上还残留着寒凉的雨水迹,但脸上却有点儿发烫。

毕竟戳雨滴这种事怎么看都是小学生的手笔。

周泽楷在没有正事儿的时候整个人是没有任何攻击性的——相反,在他那张极为唬人的,俊逸到具有攻击性的外表下,周泽楷平日里算是温吞到有点儿内敛的地步。

因此他转过身,视线落在男人身上的时候,竟然一时半会儿没想到自己要说什么。

“小帅哥,要伞吗?”

男人倚在站台报站牌上,右手虚虚握着一根将尽未尽的烟,左手伸到周泽楷面前——

那手纤长而白皙,指尖泛着一点淡淡的粉,不大像平常的男性的手,更不像女性的手。那手似乎是被造物主精心雕琢过,带着些不太像人间烟火的仙气。

而这样一只手上,是一把折得很是整齐的折叠伞。

伞是黑色的,更衬得那手的白——让人恍惚觉得透明了。

周泽楷不知道怎么接话,僵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可能脸红了。

但其实并没有,周泽楷从小到大一身皮囊不知唬过多少人,哪怕他在害臊的时候,旁人看来这张脸皮也依旧是白的,眼神清而透……不笑的时候总会让不熟的人觉得淡漠。哪怕他只是不大好意思。

周泽楷僵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吐出两个字。

“……你呢?”把伞给我,那你呢?

男人定定地看着他。

周泽楷被他看得大脑有点缺氧。

过了好一会儿,男人吃吃地笑了起来。

“噗……小帅哥,你听不出来搭讪的吗?”

周泽楷觉得脸要烧起来了。

“要一起走吗?我可以送你。”

男人的烟抽完了,他随手将其扔进一旁的垃圾箱,笑得狡黠又痞气。

周泽楷被这个笑糊了一脑子,晕晕呼呼就吐出一个“好。”字。

男人笑得更欢了。

“我叫叶修。”他撑开伞,头轻轻一扬,“进来吧,送你。”

“……周泽楷。”

周泽楷听见自己这么说道。
评论(6)
热度(32)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