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周叶】日轻体的特别尝试

中午看了段fate的特别尝试……
说来帐号卡像英灵召唤一样那种玩法好像很有趣啊……


有些东西并不只用“怦然心动”来表达就够的。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属于不太长于表达的人群,但他能感觉到眼睛中映出的那杆无匹长矛撕碎了视线,直刺入魂,搅得五脏六腑三魂七魄皆难安稳。

是燎原的火,是破空的风,是一切张扬与力。

这力道太过,震得他从头皮到指尖都在泛着麻痒。

——是这样了。

周泽楷从未如此清晰地,甚至可以说是浓烈地不安着。

——不是,跟不安也有所不同。

与其说是不安,不如说是喷发到难以抑制的激动心情。

周泽楷定了定神,看向那杆长矛的主人。

——叶修。

这名字……。

心脏的血液迅速奔流,呼啸着要倒转。

——想……

想什么呢?

周泽楷的眼里透出一点不太明显的兴奋,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全身都在发烫。

——和他打一场。

周泽楷如此的期待着。
评论(1)
热度(15)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