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万千昼夜】干龙报告

月见草:不羁的心

13:00  @有害疾病康复中心 

15:00  @腹黑の渣渣酱 

全称:科学高效地干掉一条龙的可行性分析报告


大概是一个很欢乐的也许(???)是要去干龙的日常。

很我流的西幻设定,加了些奇奇怪怪的东方元素和私设……就、作者说服不了自己,纯种西幻为什么是中式名字。


这是一个大型认亲现场(bushi


看的时候千万别带脑子、这篇瞎鸡儿编乱几把扯没有逻辑的,我负责槽,你们负责哈哈哈就好。

总之……请丢掉脑子,和作者一!起!燥!起!来!





焦急等待总是不来的发情期其实根本没有这种东西最后还是拐到了一只精灵做王妃的龙族少年周x秒天秒地秒空气但到最后也没能打上架总是在做城管工作想要干龙反被龙干的精灵王族叶




大家好,我是叶修。

在目前的设定里是个西土大陆的精灵王。


今天21,可以说十分年轻有为了——我21就是精灵王了,一般人类做不到吧?


……不是那什么你们眼神怎么这么怪,我拿长矛有什么不对吗?什么只有人类战士和树人才会用矛?

谁规定我们精灵就只能拿着弓箭射来射去的了?嗯?!单不单调?我们也会腻的好吗?

比起射完之后还要走到跟前回收完全不高效节能的箭,直接一杆子捅死拔出来不是方便多了吗?杆子够长也不会像矮人族那样拿着锤子斧头非常不美观又脏兮兮地溅一身血肉渣子。

是不是很棒棒!

所以我拿矛有什么不对吗?

我是精灵还是你是?


据目前的设定说,我们这一支精灵是从远东迁过来的。

远东管我们叫月妖。不过这个不是重点。


我只是在解释为什么一个西方幻想故事里会有叶修这种一听就是东方物种的名字。


——还有,修∙莉芙这种本土名字总觉得听起来gaygay的。

我觉得这并不是个错觉。


总之今天是我,精灵王叶修的21岁生日。

这真是特别令人激动了,我要非常开心地庆祝一下,大家已经商量好了,我——


要去干掉一头龙!


虽然每任精灵王都是这个但想一想就让精灵十分激动。

龙这种生物,在西土大陆其实算是最危险生物之一了,毕竟只要是头开始发情期的龙,虽然很热情又不随便搞死别人但多半都有犯罪前科。一部分家伙盗窃、抢劫、强奸、还有破坏公共设施!而且尽管不会随便搞死人但也很容易一不小心就搞死一大片人!

如果不是这些混沌中立的家伙自己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能随意破坏,大陆绝对、绝对会把精虫上脑的他们切巴切巴剁巴剁巴倒进海里喂鲸鱼!

毕竟人人都想这么干!


然后我们听说最近龙谷附近的城市出现了几头以惊吓姑娘为乐的龙。


流氓们非常值得被拖出来暴打一顿!


如果过去看了不止惊吓了姑娘还搞了其他事,就可以剁啦!


和龙族打架真的很爽啊!

刚好能用来庆祝生日!


当然由于我们精灵王有大陆通识有关执法执照所以可以选择性剁龙——请其他物种不要和我们比。


生日也不忘为喜爱的大陆贡献力量!我们精灵是真的好棒棒!

嘻!

我要上路啦!祝福我吧!

=============================

西土大陆中部,月见之野。

大陆上的居民都知道,这里生活着一群数百年前从远东远道而来的奇异精灵。

他们如今生活在当年大陆人讳莫如深,永不黎明的月见野——当年的大陆人称之为“神弃的永夜地”。

但现在没人会这么说了,是月见之野的远东精灵为大陆带来了和平。

是他们将这片土地种上了象征着自由的月见草,那也是月见之野的由来。

他们神秘,美貌,强大——不同于曾在大陆盛极一时却断绝传承,歌颂生命与和平的却异常排外的生命精灵,这些生活在月光里的精灵虽然同样亲近自然,却热情好战,崇尚自由……甚至有一点点可以被原谅的凶残。


当初西土大陆最混乱的时期迎来了这群似乎柔弱的客人——


然后大陆的原住民们眼睁睁看着刚刚才被血与战火吓到的他们以飓风一般的速度肢解了一头正在践踏城镇的黑龙。


烤了。


烤了?!!!!!


食龙的精灵!


没有什么比看到大陆顶端的掠食者撑不过数秒就变成一盘烤肉来的可怕了。


虽然说此后大陆人松了一口气地发现这些精灵通情达理很好说话,与其说他们好战,不如说他们热爱以战斗平息战斗,烤的那头龙也不过是亚龙的变异种,还不会像龙族一样不小心就把人搞死——


但也架不住他们在大陆人心中留下深刻而生动的印记。


哪怕已经是相处同化了数百年,西土大陆在经历了数次大战后的和平年代里,“远东精灵执法者”仍是大陆不可挑战的权威。

而每代精灵王,更是被称作“龙族审判”的存在。


而新代精灵王叶修,正要踏上征程。

一杆长矛七尺身,叶修一身轻装,要出发了。


永恒的月光照在精灵国度肥沃的土地上,为这位年轻的王者赐下祝福。

他一头黑发被绿色藤蔓束住,背后是泛着点点月白色萤火、蜻蜓一般的透明长翅。他戴着精灵王族的繁复饰品,手中一杆极为简单而锋锐的黑色长矛更衬得他皮肤白皙,身段修长。

今日的叶修看起来俊朗矜贵,冷漠自持。于精灵21岁的成年之期便成为族人的领袖,他是天生的王。


族人眼怀期待地看向他。


看起来沉稳可靠又强大的精灵王,在加冕礼之后,即将去实现真正的成人礼。

……谁也想不到这位的内心活泼又开朗。

要去揍龙了,嘻!美滋滋!


“我会胜利的。”王对他的子民说,一双凤眼里似有光华流转,他露出点微不可查的笑意,“等我回来。”抓头亚龙剁巴剁巴给你们炸椒盐龙骨!

可好吃!


叶修说罢,振动双翅,以风一般的速度,带着族人的期冀,消失在族人的视线里。


干龙去!


而与此同时,大陆的东南极,龙谷的一个大角落,一头金色的小(???)龙怂唧唧地缩成一团,挨训。


“周泽楷,”变成人形的族中长老一脸沉痛地看着面前盘了一圈一圈,翅膀把自己包圆儿,怂成一大团银镶金肉球,眨着澡盆一样大的金色眼睛……看起来非常像一大坨金子,让龙充满爱意的小龙,感慨,“你可是你们这一支远东龙最后的王族了啊,你都十六了,我们西土龙王族的发情期可是十岁就到了啊,你呢?”


长老戳了戳面前肉球的眼睑,“你这崽儿真的是龙吗?你们远东龙体型真的好大啊,比我们大多了。”


周泽楷眨巴了下眼睛,委屈巴巴。

发情期这种东西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也很着急好吗!

不是龙是什么,异形吗?


他把澡盆一样大的眼睛赌气地闭上了,扭过船似的大脑袋,“咚”的一声撞上空地边的崖壁,不想看事儿逼长老,由于没怎么注意,力道过猛,崖壁上的几立方米大的小石头们和一些人头大的砂石随着这声撞击乒铃乓锒咚咚锵非常欢快地滚了下来。

砸了猝不及防的长•人形态•皮糙肉厚•老个满头包。

而周泽楷只是扭了扭脑袋,把这些就比他眼睛大一点点的小石子抖了下去,看起来十分无辜。

毕竟是几万年前一爪子就能统治远东的远东龙!十分可怕!


长老就,很气。


毕竟龙族这种混沌中立的种族和精灵之类的只要王族能力够就能封王的种族不太一样——不生蛋,别想称王!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再强也没用。

而面前这个大•小家伙,非常倔强地不要生蛋,让族人操碎了一堆事儿妈心。


“小混蛋!你他娘的再不给我拐个妞回来生蛋好给你封王我就把你变成妞!”

紧紧闭着眼假装自己没有听见的小龙默默蜷紧了长尾巴。

嘶,凉凉。

“听见没有!”

没有!周泽楷内心疯狂摇头并且迅速抽空了耳朵眼儿周围的风元素形成了声音无法穿过的真空层!

我什么都没听到!睡着了!不要打扰我睡觉!

……

过了一会儿。

周泽楷悄咪咪把眼睛睁开一条半米宽的缝,一人高的竖瞳左扫一下,右扫一下,随即露出了激动的光芒——

哟哦!只会逼婚的事儿逼长老走了!出去玩!

小龙开心地摆摆尾巴,扇了扇背后的白色羽翼,一个不留神把背后的山壁啪啪打出几条数米深十多米长的小缝,与之前填上的一堆缝遥相呼应。

啊呀,又搞坏了。


周泽楷心虚地一抖,四只金灿灿的大爪子悄咪咪地遮住它们,用风元素推了些沙子非常不走心地把这些缝糊了一层一戳就破的沙壁,溜了。


嗷喔喔喔喔!!!!玩儿去咯!!!!


在周泽楷飞走后不到三分钟就回来了的长老,眼睁睁看着风元素能量耗尽后扑扑下落的沙子:“……。”妈的。

索克萨尔他们好不容易相好了一家姑娘。

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儿心!


而与此同时,出来玩基本不出龙谷边界的周泽楷,忽然在离龙谷不算太远的地方感觉到了一点灵魂的共鸣。


咦?

=============================

我,叶修,从未想到,在这个飞行基本法已经由大陆通识普及了的时代,我能遇上一起惨烈的空中交通事故。


我和这个……大概是龙的生物撞上了。

并不幸双双能量紊乱掉下了地面。

可疼。


还好这是片没什么人迹的丘陵区。


为什么说大概是龙呢?

因为他真的!真的!好!大!啊!

一般的龙!根本不可能有几!百!米!跟城墙似的!

没有的!只有几米!超容易切块!

也不可能有羽人的白翅膀!

没有的!蝙蝠一样的薄膜翅膀谁特么会有食欲!

最重要的是!西土哪家龙会是闪瞎人眼的金色啊!!!!

每头出过龙谷的龙都在精灵执法队有挂号!每头!

……但这家伙确实是有龙威没错。


这特么就很令人纠结了。


稀有成这个样子的龙,肯定是不能剁的。

而且他居然在撞上之前非常懂规矩的合理减速了。一头龙,居然会懂规矩?!!!他可是龙诶?!!!

那不就是我违章了吗!!!


总之不管怎么样,虽然这家伙完全没撞疼的样子,但我还是去道个歉吧。

=============================

“你好!你没事吧?”


在周泽楷的视线里,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了突然就魔力紊乱的他眼前。


周泽楷瞬间确认,这个精灵就是让他产生共鸣感的家伙。

大概会魔力紊乱撞到一起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闪着一双蜻蜓似的长翅小人儿娇娇小小的,周泽楷瞪大了金灿灿宛如一大块琉璃的眼睛,努力估计——

哦,他甚至没有我的眼睛大!


可他的魔力和我差不多!真厉害呢!

咦?他也是黑头发!


周泽楷看着那双甚至没有他一片鳞片大的小翅膀,内心十分澎湃。


是远东精灵执法者!


——由于周泽楷平时从不出龙谷,长老也觉得周泽楷这种•一爪子下去所有龙都得死•的战斗力没什么安全防护必要,他自然就完全没听说过“龙族审判”这种成年西土龙全部绕道走的名头。而且执法什么的听起来也不是很可怕。


何况据长老所言,他还是个蛋的时候,就是一个未成年的精灵执法者把当时的他送进龙谷的。


恩人!


小人儿挥了挥手,细细的声音传过来,听在周泽楷耳朵里莫名的娇软:“你可以变成人形吗?”

并不知道自己在这头大概是龙的生物心里被称作“小人儿”的精灵王叶修心道,道歉毕竟需要面对面。

我现在对着个眼睛总觉得怪怪的!


原来大陆通用语能这么好听。周泽楷暗自想到,这么一比族里那群龙说通用语的时候简直像是在表演干嚎!

这波撞得值!


见面前的生物没有回答自己,叶修估计他可能是没听到,用魔力扩了个音,重复一遍:

“你能变成人形吗?”


——周泽楷当然是可以变成人形的。只不过人形和他本体体型相差实在太大,每次在龙谷变成人周围的空气压强骤变所聚集的狂风都容易引起事故!很不安全!还要赔钱!

哪怕他尽力用风元素补缺了,但一边变人一边还要关注有没有龙被自己不小心挤扁扯坏实在非常不开心,索性能不变就不变。


但他确实是能变人的,于是他轻轻眨了一下眼睛权当作点头,又想到现在不是在龙谷不用担心他龙安全,干脆吐出一道十分温和的水元素龙息,把小人儿掀到一公里开外!


不能让远东精灵也像那些龙一样被挤扁!多不美观!


猝不及防被掀远的叶修:“……?”干什么这就生气了?!


叶修一脸懵逼。


风开始流动。

叶修就算是站在数千米之外,也能清晰的感觉到。

先是几缕细小的微风,渐渐地风从四面八方汇集,拉扯着向中心肆虐,地表的石头松动,植物被连根拔起,随即被更快的风击打成粉末卷上天空,而天空上几片薄云被粗暴地撕扯开,随即消散。

叶修看见这场风暴的中心,这头“龙”那蜿蜒的百米身躯猛然缩小,渐渐凝聚成一个人形的小点儿。

咦?这一幕看起来略眼熟?

本来懵逼的叶修被这浩大的声势给搞清醒了,精灵王族传承的记忆在脑海里渐渐复苏。他赶紧扑闪着翅膀飞过去:

想变个人都是这种风系禁咒的阵仗,除了这玩意儿应该也没别龙了!!!!!


周泽楷距离上一次已经有六年没有变人了。


毕竟他长得实在太快,刚出生时不过普通蜥蜴的大小,而到了五岁那年,从龙型态变成人就可以造出一场小风暴。


现在基本就是在清场。


周泽楷瞄了眼脚下被削得分外齐整,硬生生从丘陵变成平地的地面,眼观鼻鼻观心,站好。


然后就迎来了一个黑发的精灵。


黑发精灵叶修飞过来,站定,用了十秒扫视了一下这头变成人身黑发黑眼,只有头顶的龙角金灿灿散发着特殊的龙族威压,十分英俊的龙。然后悲催地发现:

为什么这玩意儿就连变成人形也比自己高?!

好气哦!


“抱歉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你的魔力紊乱大概是我的问题,说起来……你是远东的应龙族?”叶修虽然差不多已经确认,但还是想听这个当事人亲口承认。

应龙啊!活的!!族里多久没见过了?!!

万一他是西土龙没被大陆通识记录的种族呢!必须以防万一!


周泽楷听见现在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却仍显得瘦削得纤细的精灵问自己,声音不再是细细的,清越有力,带着点儿懒洋洋的尾音,听起来却有股说不出的华贵感,仍旧好听极了。他摇摇头,以示自己并没有介意,却被一个名词吸引了注意。

“应龙?”


“生有羽翼,鳞身脊棘,振翼翔空,云雾滃然而从,震风薄怒,万空不约而号,以尾画地而通流泉,气应自然……*。”黑发的精灵苦恼地揉了揉头发,被传承记忆里的远东古语闹得十分痛苦,索性跳过中间一大段应龙抛洒即成生灵看起来十分牛批的介绍,摆摆手,“你自己不知道?”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略带懵逼地摇摇头。他确实不知道。

毕竟他们这支远东龙的王族就剩他一个了,非王族的远东龙和原住民差别并不大,而且他还因为在蛋里的时间过长而没有继承到传承记忆,这些年对自己的认知也就停留在族中长辈告诉的自己是被一个远东精灵送到龙谷的远东一支非常强大的龙族上面。


叶修盯着面前这个看起来超级英俊的龙,目光里瞬间就带上了一丝同情。


居然不知道自己是应龙!那他一定还是个大魔法师*!

——这么想着的叶修完全忘记了他自己也是个连五姑娘都没有的魔法师。


周泽楷被叶修炯炯的目光盯得头皮发麻,又想起了被催婚长老们所支配的恐惧!


“你……?”

太久没有用人类形态,周泽楷差点儿忘了怎么说话,索性出了一个声儿就停了。但他现在得搞清楚,听说是在大陆中部生活的远东精灵怎么会到这里来?

还有那种奇怪的灵魂共鸣,面前的精灵没有感觉的吗?


叶修却会错了他的意:“啊,好像还没正式打个招呼,我叫叶修,是个精灵,你应该是有远东名的吧?”


周泽楷艰难地回忆自己名字的发音:“周……泽楷。”


叶修不动声色地向上飞了一点点,随即看起来十分轻松地搭上这头看起来蛮嫩的小应龙的肩膀,颇为热络道:“小周是吧?名字真好听,你多少岁了?你们应龙怎么会在西土大陆?你是在哪生活的?”


——虽然完全不知道对方年龄但这并不妨碍我叫他小周!

毕竟他还是个魔法师!不可能是龙族的王!

而我已经是精灵王!真是好棒棒!

叶修美滋滋地想。


许久没有开口说话的周泽楷想起了之前被一个进入龙谷看朋友的黄毛吟游诗人支配的恐惧:“……。”我觉得你是在为难我。


叶修发现周泽楷没搭自己的话,转过头一瞟,瞧着丰神俊朗的小应龙支棱巴差的黑发下,耳朵已然是焦急得红成了一片。


噗,这头应龙怎么这么可爱啊。


叶修想了想,旋即十分善解人意地用了另一种语言。


周泽楷蓦地瞪大了眼睛。


这是……远东语。


——远东语发音规则更像是元素魔法的能量波动规则,只要能量流动规律不变,不用发出声音,意思就能被清晰地传达,据叶修所知,只要身体里有足够纯度的远东血脉,应该都是会远东语的。


周泽楷这还是第一次接触远东语,但身体的本能却帮他回了话。

=============================

大家好,我是叶修,一个想要出来找耍流氓搞事情的龙打一顿庆祝的叶修。


什么你问我现在在干什么?


不是那什么,虽然西土龙很好揍,但远东龙是老乡啊!那能一样吗!能吗!


所以我现在和老乡勾肩搭背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的。

咦嘻嘻,老乡真好看。

就是比我……不他并没有比我高!

你们的错觉!


老乡的名字也特别好听!

周泽楷!


虽然他念的通用语但那个发音是远东古语的能量规则!

生于大周,依大泽为神,栖楷木,一听就是应龙的名字!


我好他娘的喜欢他啊!


就是他不太愿意说话!

但这能难得到我吗!我这么棒棒!


不过我最开始出来是……干什么来着?

=============================

在周泽楷稀里糊涂答应和叶修一起去悉姆萨拉城之前,叶修终于用远东语问清了周泽楷的身世。


“你是说你是被我们的族人捡到过后带到龙谷的?”


周泽楷点点头。


——据事儿逼长老说,他在到龙谷的第二天就破了壳,长老们看到他的巨大白翅膀认出了他是几千年前来到西土大陆的远东龙王族的后代。

而那支远东龙的王族,已经离开龙谷数百年了。


而这代精灵王族送来的周泽楷——哪怕这个王族极有可能将是未来对待犯事儿龙族永不手软的“龙族审判”,也让这些满心感激远东龙的老人找到了一丝寄托。

他们抚养他,教导他,甚至从远东王族留下的不多的文献里扒拉了几个月给他找了一个棒呆了的名字……几乎给了他一个最为美好的童年。


除了逼婚。

这个不能忍!


远东龙们到龙谷的时候,事儿逼长老还是个未成年的小龙。但他仍记得那些身姿蜿蜒而璀璨夺目的巨龙,他们强大又温和,人形俊美而带着远东民族特有的神秘感,却不排斥与西土龙通婚——对西土龙的小崽子尤其友善,做得一手好菜都用来投喂崽子们了,长老们小时候没少受他们照顾。

这也是为什么周泽楷这个远东龙会被长老们诸多照料的原因。


“你也是被送回去的啊,”叶修摸了摸下巴,回忆,“那可真是缘分了,说来我小时候,就差不多十七年前吧,也捡到过一个龙族的蛋呢,看起来可好……看了。”三岁的熊精灵叶修差点就吃了!


不过这个不能说!


——事实上如果不是远东精灵有不对龙族本族人下手的礼仪,叶修可能真就吃了。


“后来养了一年,他也没出生,我就把他送到龙谷丢给那几个龙还不错的长老了,诶,你也是被送回去的,十六年啦,你认得他吗?”


十六岁的周泽楷福至心灵:我该不会就是那颗蛋吧?!毕竟除了我并没有龙被送回去过!


大陆任何蛋生生物总是会对一直照料未破壳的自己的人充满信任的,哪怕破壳而出时没有见到那个人,灵魂也会记住那人的气息。


那种让龙心生摇曳的灵魂共鸣……是因为在我不知道的日子里,你都和我在一起吗?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不是认得不认得的问题,我就是那颗蛋!


叶修看他摇头,想到当时捡到龙蛋的开心劲儿,没由来地失落下去,“哎,我还想问问他的名字呢,龙族肯定会给他起名类似于布雷夫、阿诺摩之类的吧。希望看起来比较强壮,毕竟他可是精灵王救下的龙呢。”怎么可以不抗揍!


周泽楷睁着眼睛看他。

——你已经知道了呀。


但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开口告诉叶修。


大概是……叶修现在的样子让他很喜欢?……什么啊。

不知为何有点儿窃喜的小应龙在心里偷偷甩了甩尾巴。


他在担心我。

这个认知让灵魂里都是精灵味道的小应龙开心极了,小应龙想扑棱着翅膀钻进精灵的怀里蹭蹭,却想起现在自己比精灵大了百倍不止,怂唧唧地停了念头,想要转移话题。


——要找一个最好的时间告诉叶修,我是龙族最强的龙!

……虽然是一头没有发情期的龙。


想到这,周泽楷心里怂唧唧的小应龙蜷紧了自己的长尾巴,用翅膀把自己包成了一个刺啦啦金灿灿的大肉球。


周泽楷现在勉强想起了通用语使用规则,忍不住开口:“你是……王?为什么在这里?”


叶修点头:“对呀,每任精灵王都会出来干掉一头龙!是不是很棒?”


怂唧唧的小应龙一瞬间呆掉了。


干、干、干掉?!!不是执法吗?


叶修“噗”的一下笑出声。


“事实上,是因为我们接到了举报,”叶修笑眯眯地看着呆掉的周泽楷,“有龙族在悉姆萨拉骚扰姑娘,专门解决龙族事宜的王族就被派过来了。”


熟知同类是个什么德行的周泽楷:“……。”估计是谁强行搭讪失败被举报了。


“不过我们都把二十岁第一次单独审查龙族叫做‘成年礼’,”之前都只能协助执法!

叶修揉揉鼻子:“比较凑巧的是,我又成为了精灵王*。”所以说干掉并没有错!


周泽楷简直被叶修的耿直惊呆了。


然而解释的叶修其实机智地隐去了“每个远东精灵都想帅气地干翻一头龙”这个铁证如山的事实!


——吓倒小周就不好了!

……虽然其实还是吓到了。


叶修背后带着萤火的长翅抖了抖,飞离地面:“诶,小周,你现在打算去哪?”


周泽楷诚实地摇摇头:“不知道。”

毕竟是因为感受到灵魂共鸣才出的龙谷,现在大概明白怎么回事的周泽楷本来应该返回龙谷趴着了——毕竟在发情期问题未解决之前,龙族是不太鼓励小龙们独自跑出来玩儿的,毕竟一不小心碰上远东精灵就麻烦了!

被揍翻还好说!可这群精灵执法者还会一边吃着和自己长得很像的亚龙肉一边把自己被揍成饼的留影放在人类城镇供人赏玩!

我们龙不要面子的啊!

——但周泽楷毕竟是长老已经放弃给他讲安全常识的存在了。好不容易在外面变成人形不玩一圈岂不是很可惜?!


叶修对周泽楷伸出手,笑容灿烂地邀请:

“如果你没什么事儿的话,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悉姆萨拉?”


那笑容明朗又俊秀,漆黑的眼瞳也反射出周身魔力散播的月白色光芒,看得周泽楷一瞬间晃了神,这时的叶修狡黠得不像个统领全族的精灵王,倒凭空流露出几分孩子气。


没有发情期的小应龙被这个笑容撩得尾巴飞速摇动,在心里卷起了一场超强飓风!飓风把周泽楷的脑子卷吧成了一团黏糊糊的浆糊,他不甚清醒,恍恍惚惚地应了声:“好。”


他也是个才长大的孩子呢。

明明比叶修还要小四岁的周泽楷眨了眨眼,兀自想到。


——完全没考虑过自己是被抓的用来找龙的壮丁的可能性!

=============================

小周暴风可爱!

我给你讲!暴风可爱!

说什么应什么真的好!乖!啊!!!


我觉得小周性格特别好!比龙谷那群傻子长老靠谱多了!


就冲他这么可爱我决定之后的政策对那堆精虫上脑的龙族好一点。

至少从揍成饼变成揍成球!


要说的话,我们现在在赶往悉姆萨拉城的路上。

不瞒你说,小周的翅膀看起来真的——贼鸡儿好吃!


啊,他这次倒是没有搞出风暴,我教他变成半龙形态了。

说来应龙的半龙形态龙谷那群傻子长老居然没教他?这种我这种外族都知道的基础魔力回路那群长老都不知道的吗?!

一个赛一个的不靠谱,难怪需要被教做龙的龙崽子越来越多!

应龙的传承记忆也没有,我们和应龙族关系好归好该不知道的也不可能知道啊……这小子,到底怎么长到这么大的啊。


……诶。


有一丝丝淡淡的心痛,更何况这小子居然到现在都还是个魔法师。啧。

他的先辈们可都是一生生一堆的存在啊。

忍不住想要他快点谈恋爱。

说起来我们族里允许娶龙吗?

……不、不是、我没有、我就问一句,我并没有想娶小周。

我这是关爱!是长辈想要结亲的关爱!

=============================

悉姆萨拉城外。


巨大的白色羽翼在阳光下反射出一圈金色的光,和羽人们看起来柔和而丰满的纯白羽翼不同,应龙翼更大更薄也更有力度,根根长羽都被阳光镶嵌着金边,却又缭绕着一丝淡淡的云气。

锋锐逼人,入手却又沁凉柔软,仿佛在抚摸流动的云。


“真美啊。”


叶修被这个翅膀勾得心痒痒,问了一句翅膀主人的意见就上了手,不知怎么的就有一点儿奇怪的感受。

……大概是馋了吧。

叶修冷静地想到,蜜汁烤翅,好吃。

叶修摸着这双刚才在天幕之上就与流风一般迅疾的翅膀,心里哗哗流着口水,“来,收收,进城了。”


红着脸任摸的周泽楷忙不迭用刚学会的魔力回路把翅膀收回了体内。


好……痒。


我肯定是坏掉了,周泽楷痛心疾首地想,说不定是什么疾病晚期。

一定是叶修在“可以摸摸看吗?”这句通用语里加了远东魔法!我无法拒绝他!

长老想摸都是被我扫走的!


——应龙一半的魔力回路都在翅膀上。

相当敏感,不可以乱摸。


周泽楷胡思乱想之际,已经被叶修拉着进了城里。


“走,我们先去抽查一下集市安保,然后用大陆通识查一下那几头龙在哪,说不定是你认识的,那就好办多了。”


悉姆萨拉城堪称繁华,各种生物形态各异地走在街上,多半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应龙没见过实体的,集市店铺热闹地开着,都是迎来送往的。周泽楷跟着走在前面的叶修,两眼亮晶晶,人形的黑瞳里似乎都带上了一片龙瞳的金光。


让甲壳动物生发的魔药、给羽翼类翅膀染色的浆果、树皮飞行器、蛛丝打包绳、阳光收集器、让人类变出兽人耳朵的饼干、瘙痒的种子特等品、魅魔特供梦境投影……


“涉嫌不正当传播,”叶修毫不犹豫地抽走了魅魔摊子上大陆通识显示出的营业执照,“魅魔特供的梦境投影全都要找人类术士上年龄识别咒印的,你这个起码应该识别成二十岁,吊销执照三年,记得三年过后到大陆中部精灵执法厅重新审核,过期就审不了了,别不去啊,你打不过我的诶。”

超严肃的!


周泽楷不去打扰办正事的叶修,眼睛在店铺们的大陆通识上打出的各色介绍牌上扫过,被介绍们遛得眼花缭乱。


然后他看到了一片金灿灿的……精灵?

周泽楷嗅了嗅,觉得那个方向的味道甜丝丝的,香气浓郁,他的视线随着嗅觉集中在了那个小铺子上。

一个……应该是兽人的小哥蹲在堆满金灿灿的造型食物的铺子后面偷偷瞄他,却不和他对视。

铺子里的东西很多,各种族的形态都有,而貌似是精灵样子的食物看起来漂亮极了,周泽楷莫名有点儿馋。

好甜啊。想吃。


“第一次见?”叶修把那只魅魔提拎走,转过头,好笑地看着目光快要黏在做成各种形状的麦芽果上,却硬生生克制自己的小龙,打趣,“收收眼神,那只仓鼠兽人快被你吓到假死了,想吃早说啊。”


——龙族对兽族的种族压制,非常可怕。


叶修见到周泽楷这馋兮兮的小表情,摸了摸兜,不知为何就想关爱一下这个小崽子。

大概是小应龙太几把可爱了,叶修十分冷静地想,比大多数傻fufu只会日天日地的西土龙可爱多了。

于是叶修准备给自己也买个龙族样子的麦芽果。

——至少能过过翅膀瘾啊。


“咦,莫凡?”叶修走近铺子,惊喜地发现这个兽人居然是熟人,敲了敲眼神已死的兽人面前的桌子,“你跑这边来了啊,来两个麦芽果,谢啦。钱拿好,存够钱记得交建筑物违章穿梭的罚款啊,不然我们会对你持续追杀的哦。”


莫仓鼠动了一下头顶毛茸茸的硕大招风耳,面色不善地把叶修手里的两块钱通用货币拿走,递上两个麦芽果:“……给。”好、好气。


叶修美滋滋地舔了一口麦芽果:“逾期三个月,加一千。”


莫凡:“……。”不是说精灵见龙揍的吗这精灵怎么回事。

还买逗姑娘的麦芽果。还买得跟情侣似的。

人家龙答应了吗。

不要脸。


周泽楷晕晕乎乎地接过做成精灵形态巴掌大的麦芽果,眼睁睁看着叶修拿着个龙族形态的,吸溜吸溜地舔翅膀。


舔翅膀!!!!


精灵的舌头和嘴唇都是粉粉的,金灿灿的果子被舔得亮晶晶,这种一舔就化成糖浆的果子也润得精灵粉粉的嘴唇也亮晶晶。


哪怕那是西土龙薄膜翅膀的样式,周泽楷不知为何也有了一点心惊肉跳的奇怪感受。


痒。

比之前被摸翅膀还痒。


在周泽楷莫名痒得心猿意马的时候,肩膀被拍了拍。

惊悚程度不亚于西土龙见精灵。


“谁!”

反应过激的小应龙毫不犹豫地向身后扔了一坨从泥土里抽出的水元素并迅速抽出了水元素中的分子热能让它成为了一个巨型冰块!而他脚下的泥土因为失去了大量结合水而风化成为了一滩白沙,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宛若金沙。


——作者这傻子化学已经学魔障了。


目睹了一切的叶修:“……。”后面那位你还好吗。


被冰块速冻的生物表情狰狞,在冰块里沉默而静止地挣扎着。


“弗莱?”周泽楷转过身,难得地感到了一丝歉意。

被称为弗莱的生物悲伤地呜咽了一声。


——弗莱孙,远东语能量波动翻译为孙翔,龙族,西土火系龙族一支。

非常……一言难尽。

嗯,就算是远东精灵们碰上他,每次也不太忍心揍他的时候揍到脑袋。


“呜嗯哼!呜唔呜哼哼嗯!!!嗯唔呜!!!!”弗莱,也就是孙翔,虽然在静止地挣扎着,但却并不安静地哼哼起来。


不是那什么,大兄弟你这是在说话?

周泽楷被孙翔这神奇的说话姿势惊呆了,一时半会儿没想起得把这头速冻火龙解冻,倒是叶修上前,手指敲了敲,把这一大坨冰块震回了游离的水元素状态。


“看来还真认识啊,你就是被举报的龙之一吧,”叶修叼着麦芽果龙族的头,丝毫不理会孙翔看见他一口咬断龙脖子的心理阴影,把他提拎起来,“诶,除了你还有谁?你们这几个月一直在悉姆萨拉骚扰各族的姑娘?”


其实冤得六月飞雪的孙翔:我不是、我没有。

然而这倒霉孩子常年在杠精灵一线抗战,实在是没忍住,变成一头两米长的赤色幼龙,扑腾着翅膀挣脱,嚎了出来:“……你管我!”


叶修顿时变得兴奋非常。

——反抗分子,可以揍!


然而还没等叶修下手,孙翔就朝着周泽楷嚷嚷起来:

“周泽楷你这个混蛋!我和索克萨尔他们帮你相亲,你就帮精灵来抓我们?!!!不要以为我打不过你!!!”


莫明中枪的周泽楷:“……。”啥。


硬生生半路刹车的叶修:“……。”其实我估计你真的打不赢。


而这时,一个声音从叶修身后响起:

“好久不见啊,叶修,或者说……审判?”

暗系龙族,索克萨尔。

“把弗莱放了吧。”


由于小时候外貌太过漂亮且与远东种族比较相像,当年八岁就敢撺掇别龙打群架自己在一边画画玩儿的小龙索克萨尔被犯着花痴的精灵姐姐们边教育边取了个和通用语一点都不一样的远东名。叶修想,这慢悠悠的玩意儿被叫做什么来着?

哦。


“文州啊,听说你们在给小周相亲?”


喻文州笑得很温和:“有什么问题吗?审判大人?”


叶修:问题大了去了好吗。

想是这样想,但叶修作为一只精灵的礼仪并没有让他把这话说出来。

而且说出来也怪怪的,好像我对小周图谋不轨!

其实并没有!


但叶修完全不知道他的脸色在索克萨尔喻文州这头龙看来十分精彩。

简直像是下一秒就要把在场的龙剁了下酒!

十分可怕!


然而一旁仿若待机的孙翔这才惊恐地一跌,打了个喷火的嗝:“啥?!你是新的精灵王?!!”


在场的另外二龙加一精灵:“……。”


喻文州把这丢脸玩意儿往后扯了扯:“咳,审判大人,尽管周泽楷是您送回龙谷的,可是……”


这回轮到叶修惊讶了:“什么?!!!小周是那颗蛋?!”


原本想要劝精灵王不要干涉恋爱自由顺便逃脱的喻文州:“……。”哦豁。


从索克萨尔出现就退到旁边暗中观察的周泽楷:“……。”哦豁。


叶修完全没怀疑周泽楷就是那颗蛋的原因real简单——

那颗蛋就长着一副西土龙蛋花兮兮土唧唧的样子,和传承记忆里“应龙子绕云气而玉质金髓”的说法完全不一样!

不一样的!


而喻文州同志也惊呆了:你都不知道周泽楷是那颗蛋那你和他在这里逛什么?!

……等等!

电光石火间,这头一切开就噗噗冒黑气的黑龙福至心灵。


他看这代精灵王的眼神顿时就意味深长了起来。

噫。


百口莫辩的叶修:“……。”那什么我不是我没有我冤枉。

=============================

我……

就很一言难尽。

总之经过这样那样这样……

我们在一起了。

=============================


半个月后。

远东精灵们不可置信地盯着执法堂里由他们的王贴出的≪科学高效地干掉一条龙的可行性分析报告≫和那张别了朵月见草花十分醒目的结婚告示,一群秒天秒地的精灵脑门子嗡嗡作响。


龙族。

新的龙王诞生了。

不过本来应该大家喜气洋洋的日子里,除了龙王大人和王妃,剩下的一群龙欲哭无泪,怂唧唧地抱成了一团。

寒风呼啸,惟有彼此温暖。


只因为,王妃,是无龙不揍的……精灵王。


“小周,明天去月见野再来一场怎么样!”

按着龙族礼仪揍趴了全场龙的叶修开心地扇了扇翅膀,用他俩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


“大家都想和你们干一架!”


Fin.



#影片鸣谢荣耀联盟现第一人周泽楷与竞技总局负责人叶修倾情加盟本色(划掉)放飞出演。


#对叶神与周队的(shen)特(jing)别(bing)采访

Q:吹爆叶神周队的狗腿子阿术

Y:叶修

Z:周泽楷


Q:大家好!嗷呜汪!让我们热烈欢迎今日嘉宾!他们是——

饰演了秒天秒地秒空气的近战法师精灵王族的前荣耀第一人、教科书、超神传说、竞技总局负责人、今天的生日主角叶修!!!

饰演了焦急等待总是不来的发情期十分纯情的龙族少年的现荣耀第一人、轮回战队队长、联盟的形象代言人周泽楷!!

有请这对超强情侣档!!!!!!!

Y:大家好啊,姑娘你的介绍词真是……

Z:好长。

Q:啊这可承载了大家对你们的爱意呢。

Y:(眨眼)承蒙关爱,不过小周有我的爱意就够了。是吧?

Z:是,(比心)也爱你们。

Q:噗哈哈哈……收下周队的爱,那么叶神生日快乐!

Y:啊,谢谢啦,每年都会有一大批主持姑娘你们三维的人给我庆祝生日什么的,心意非常感激……但小姑娘们也要照顾好自己啊,我工资还是够花的——不够还有小周呢!

Z:对,每年,谢谢你们。

Q:嗷嗷嗷嗷!!!叶神周队你们怎么这么好!!!来来来叶神你这么好就快来接受我们的爱意——来自昼夜组昼夜话本集团的≪干龙报告≫大提问!

Y:说来我早就想说了,为什么这个名字要叫得这么有误导性啊……

Q:嘻。

Y:喂。

Q:总之来提问吧!

Q:叶神很厉害呢,明明已经30了还能演出21岁的少年感,甚至有一种放飞感,请问是怎么办到的?怎么卸下偶像包袱的?

Y:偶像包袱……哥其实长得还算帅对吧?不过你们要我有小肚腩我就能吃出小肚腩,要有胡茬我就能留到你们满意,要我八块腹肌还是白板都没问题——要我是啥我都能上,你说我有没有偶像包袱?

至于少年感,二维世界的好处就是脱离了原有的既定时间线过后,不管我到底多少岁,我想多少岁那我现在就是多少岁,唔,各种世界线的造型不一也是因为我是二维人嘛,厉不厉害?顺便给看节目的姑娘们一说,我在这个访谈上是以三十岁的既定时间线身体参加的呢。

Q:是、是很厉害呢……那周队怎么确认您的年龄呢?

Y:他不需要确认吧?确认了我们这个节目还播吗?

Q:……对不起我想到了不好的事情!!!

Z:没想错。

Q:……咳,下一题。

Q:叶神您是以21的身体参加的拍摄对吧?您21岁原来这么放飞自我的吗?

Y:哎,艺术来源于生活也要高于生活嘛。导演不是说这次的主题就是自由的心吗!这次在片子里玩得很开心,我早就想试试这样无所顾忌地放飞自我,很好玩啊哈哈,感谢联盟的大家友情客串!顺便说那个催婚长老是才退任不久的老冯!

对了,特效里小周的翅膀看起来真的超可爱超好吃的,如果我的既定时间线是21岁就碰到小周就好了,对吧小周?

Z:……嗯。

Q:哈哈哈周队看起来心情很复杂呢,叶神觉得周队的翅膀好吃还是……

Y:小周。

Q:哇回答这么迅速吗?周队满意吗?好的!那么下面是从粉丝提问里抽取的问题:

术术变成木木啦:咦嘻嘻结果叶叶果然是在下!请问叶神和周队本来是怎么确定的上下?!

哇这个问题超劲爆!

Y:不是你们乐乎的三维女用户都这么奔放的吗?还记不记得今天是本人生日了?

Q:快答,今天是21岁的你的生日,不是还需要等九年的你的生日。

Y:之前还十分尊敬的称“您”呢,女人呐……好吧。小周,你说。

Z:……。

Q:周队您脸真的好红啊!!!

Y:噗。好啦,节目组要求“绝对要照实讲不然你们永别想我们写新play”那我就勉为其难说一下,也不是什么特别过分的,其实是小周提议的用看谁射……唔!!……多!唔唔!!游戏,决定的。小周别捂我嘴啊你自己提……唔!唔!唔唔!

Q:周、周队您需、需要水吗?

Z:……不。

Z:叶修,作弊。

Q:!???啥?

Z:他吃了。

Q: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我、我缓缓。啥?

Z:他把我的吃掉了。

Q:所、所以?

Z:(笑)游戏无效。

Y:……!!!

Q:诶诶诶!!!叶神!我们来进行下一个问题吧!

粉丝栗哩哩哩子酱:请、请问叶神你们什么时候扯证?

Y:突然变得友善起来了?哈,我们吗?扯了千百次证了。

Z:你们写。

Y:对,只要你们写,我们就可以一直结婚诶。

Z:很棒了。

Q:捂住心口尖叫!!!嗷!我们会写更多的!然后——锵锵!看,我抽到了什么?苣老师的小卡片~

(漫长的沉默.jpg)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那么下一个,是粉丝喵喵嗷喵嗷嗷呜咪喵嗷喵喵喵……

Y:你别急,我录个音。

Q:?!!

Y:你们集团其他人应该会对这个很感兴趣。

Q:咳,我好歹是主持。叶神,你还没听问题……这位粉丝的提问是:

请问~!叶神和周队每个星期几次呢?

Y:几百次吧。

Q:哈?

Y:是在说打对战对吧?

Z:呃……。

Q:周队想说什么?

Z:哭为止。

Y:……周泽楷。

Z:噗。

Q:西斯空寂。那干脆一起问了吧,还是这位朋友:请问周队,叶神哭起来好看吗!

Y:喂,我哭过吗?

Z:……只有我看啊。

Q:我、我竟无力反驳,那还是这位朋友……她问:过分了会不会被赶出去?

Z:……只能看。

Q:哟,看什么?

Z:你说呢?

Y:周、泽、楷?

Q:……欢迎大家收看由正宗昼夜组正宗好周叶的昼夜话本集团播出的叶修生日夫夫提问!现在是……特别篇,叶修驯(划掉)夫(划掉)龙现场。


Fin.

一些奇奇怪怪的注释:

*西土大陆时间换算制:

西土大陆一天=地球29小时

*大陆通识  人类炼金术士罗辑在一百年前发明的魔法科技。

ps.就当做互联网,没问题的。

pps.大陆通识上记录的安全守则:

远东精灵作为执法者被全大陆生物共同监督。

只有远东精灵王可以杀掉作出对大陆其他种族带来不可逆性功能损伤行为的龙族。

龙族发情期时请勿靠近。

……

*他们的衣服请想像该遮的不该遮的都没怎么遮住的样式。

露胸露背露腹肌。翅膀不会撑破衣服。放心。

*“云雾滃然而从…… ”一句为引用,感谢百度百科

*大魔法师:chu男(梗源贴吧


然后是照例啰里八嗦的FT:

感谢大家忍受这篇拉低组内水平的低智商生贺

写的时候由于一直在疯狂考试我智商一直处于负数状态。

由此大家的双商看起来莫名低了许多……对不起我尽力了!大家一起哈哈哈吧!毕竟是叶神的生日!要开心!


你们看到这里的时候,阿术我还有七天就要高考!也是胆子非常肥了!看得开心,要祝福我啊。


感谢群里的老师们不断奶我!每次心态炸裂都还好有周周修修陪我,嘻!


然后小小地透个:

这篇其实不是我最初定的贺文。

……对就是你们想的那样,那篇构架太大,我准备连他个载,一年两贺!

交叉互换也会在一个星期之后恢复更新!

在群里一不小心说了一日十更这种话,但它当然是不存在的。(十更不行,石更倒不是不行(滚

不过交叉的话我尽力日二更到完结应该没问题,然后就是这篇写纲写得心力憔悴的生贺!

相信我!新风格!


一个预告:


“沉没的天幕迸裂出火焰。”

“归于沉寂,长夜已至。”

“无弦之月跌落苍穹。”

“指引星尘为火。”

“逢魔之时,你我终将重逢。”

                                                      ——[Darkling]

一周后见哦!


评论(5)
热度(100)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