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清明

清明
当年那篇至今都是薛定鄂的坑≪君莫笑≫的背景。 
这个时间段就很合适发文。 
青团真好吃呀。 


清明时节,祭祖扫墓,踏青食艾耙。 

叶修此人,如今也勉强算是孑然一身了无牵挂,祖宗远在京城也管不得他多还是少烧了那二两白纸钱。 

他没处好去,又是个二两黄汤下肚不知东南的倒霉体质,只得找着处茶馆要壶茶,连遮雨挡脸的斗笠也不取。就着味道一言难尽的茶末儿汤一口一口地咬着艾草耙。 

没甚趣味。 

茶摊既破又冷清,开在城门边儿上也没拯救得了它吹阵风都得当客人的客流量,连城门边的告示榜都比这地方热闹。 

叶修咂咂嘴,只觉得这青团子既不够甜又太甜,哪哪不得味儿,难怪没生意,听着茶摊外的热闹到来了几分趣味。他往摊子外一瞟,城门上的通缉还明晃晃地晃荡着他叶某人的脸,只不过又多了一张。 

这张通缉令不太像通缉令,倒像是这位大侠的个人大幅宣传画,剑眉星目悬胆鼻,画图的人估计是这位侠士的狗腿子,把大腿不好好盘好非要放下来半截的头发也画得飘逸的不像话,完完全全地把边上的叶某人衬托成了一枝俊俏的狗尾巴花。 

“嘁,”叶修一口闷下半盏渣子汤,硬是喝出了三碗不过冈的气势。他把手里剩下的半块艾耙塞进了嘴里,拍拍手撒了把铜钱在盘边,准备过去观望一下,“小周这是在搞什么啊。”堂堂轮回谷谷主,全谷上下“我家谷主天下第一”,能被哪家势力通缉啊? 

结果近了一看,叶修真是只得为之绝倒: 

小鬼修云霜叛谷,捉拿其予谷者,赏之。 
落款是轮回谷天魔剑江无澜。 

不是那什么请问江波涛你们一整个轮回谷都陪着你们谷主大人玩的吗?! 

叶修、穿云、碎霜三者各取一字,叶修真是一看这假名就知道这位是专程出来寻他了。 

“穿云”这名号还是当年他嘴皮一时没忍住取的呢。 

“鬼谷画皮又画骨,谁知他是魑是魉还是青面獠牙赤发罗刹?”这边已有人议论上,看相貌还是数对公子小姐,估计是出府踏青来的,一哥儿正义愤填膺地对春心荡漾的姐儿们讲着画中人身份,“欢喜不得,欢喜不得啊。” 

不仅知道周泽楷那张脸帅得半点不作假还曾揉出瘾来的叶修:“……。”啧。 

“前辈。” 

“嗯?”叶修正贫呢,身边一道熟悉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这人同样带着斗笠,遮住了他那张此刻出现说不得要惊魂动魄的脸,一身青衣,只露出一张樱色的薄唇: 

“来找你。” 

在清明时节的蒙蒙细雨与一身青衣的衬托下,这笑容一点也不像外界话本里描述的“红颜骨,万魂哭”的阎王笑,居然还有点甜。 

叶修被这个笑笑得心神荡漾,面上却不显,他勾搭上这人肩膀,笑嘻嘻应道:“小周来找我做甚?” 

叶修被周泽楷抓着手腕轻身跃进了城郊的长亭,雨雾蒙蒙,高头大马在庭外打了个响鼻,艾草的香气从附近民居里传来,浓烈极了。 

周泽楷取了斗笠,定定地看着他: 

“一封信,走了三月。”信上还只洋洋洒洒“去玩也”三字。不说地点也罢,过完年就溜了也好,连个归来时间也无。 

过分。 

悄咪咪出谷来闲逛的叶修讪笑,抬起手想拍拍这人的头,却想起这个人不再是小孩子了,又只好傻乎乎地放下,可还没放到一半,手腕就被捉住了。 

“担心。” 

叶修眼睁睁看着周泽楷把他的手放在了自个儿胸口上。 

扑通、扑通。 

“我很担心你。” 

饶是当初为了疗毒,阴阳交感的时候都没红过脸的叶修,硬是被这一手纯情的直球染红了半边脸。 

他目光游移,寻思着怎么哄谷主大人才会饶他一马,却不知道为何,平日的花言巧语都被喂了狗,嘴笨得像个三岁童,就轱辘出一句:“对不起。” 

“带了青团。”周泽楷放了他的手,从马背上取下个包裹,递来。 

我知你本来嘴叼,在外怕是吃不惯又要将就,特意带来的。 

“你……”叶修开了包裹,叹了口气,拿出团清香扑鼻的小团子往嘴里一丢,“小周你可真是……下次要记得说,这是你亲手做的呀。” 

“万一我没吃出来呢?” 

周泽楷笑着帮他擦了嘴角沾的糯米:“不会。” 

end
评论
热度(14)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