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语文阅读,读到篇≪捞月亮的母亲≫,母亲唤儿子作“狗儿”。

其实也没别的,女人叫儿子“狗儿”是川渝常见的叫法,“狗儿”,“狗狗”不一而足,大多男女混叫,不过据说女儿叫“幺幺”,“幺儿”的多些。

我妈就叫我“狗儿”,和标普不同的是“儿”不是er,而是lei,“狗”从“噢”的音调而读作gou,标普带着点蔑视的叫法到了川音里,莫名其妙就多出了几分说不出的亲昵。

……得说我爷叫我是叫做“狗崽子”“狗狗”,劝我的时候讲说“狗狗要乖嘛”,“个坏狗狗”。……这标普写出来忒像骂人。

记得我千娇百媚的大美妈讲她朋友带了个北方女友回家,家里长辈在她感冒的时候关切:“朗个装狗狗了噢。”女友大怒,找朋友哭诉,引为笑谈。

……突然想起张佳乐在k市,川渝滇有些叫法是通用的。

那么张佳乐同学第一次当着孙哲平的面被他妈叫“狗儿”的场面……

噫。

孙哲平:心情复杂。

(悄咪咪打上双花tag,哪位神仙要用这个梗请一定拿去用。

(想看(。
评论(2)
热度(10)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