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周叶】含笑 (一发完(花吐pa

*……可想而知阿术多么取名废啊。昨晚上手速狂飙出来的小言短篇,不要打我
4000+短篇,食用愉快!

周叶 含笑
花吐paro
含笑的花语还蛮适合小周的。
一个暗恋而不自知的双箭头故事。

是夜。
疏星淡月,正是含笑开时。

兴欣上林苑的房子边上的绿化栽着满园含笑,这两月素日花香缭绕,直扰得人连呼气都是香的。

因此当夜里一阵极为浓郁的含笑甜香传来时,谁都不曾被惊动。

香气来源的房间,月光影影绰绰地包裹着半个人影,附上一截堪称宝物的手。

那手是素白的手,纤长,骨节分明却不突兀,轮廓线条都是天赋的精雕细琢。

这样的手里,忽然掉落了一片花瓣。

花是奶白的花,花瓣不大,不过指甲盖大小,从第一瓣开始,像是惊动了什么似的,花瓣从捂在嘴上的指缝间不断溢出来,淋淋漓漓撒了一床,香气笼罩住整个房间,口鼻甜到发苦。

而这二者之上,是叶修已经咳到通红的脸。

“搞、咳、搞什么……”

其实当第一瓣带着点儿苹果香气的玉白花瓣儿出现的时候,叶修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起初只是痒,像是杨絮搔起的过敏似的,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咳嗽。

有什么东西从喉咙呛了出来。

叶修本以为是他这么多年的吸烟史终于把他的肺整罢工了,却没想手中多出的不是血,而是一瓣儿小小的白色花瓣。

含笑花瓣。

下午,窗外的含笑开的繁茂。叶修咳出花瓣来的时候正在一株含笑边儿上抽着烟等着人,他只以为自己不小心呛了一点花瓣进嘴里,没往心里去。

这就报应了。

叶修边咳边想到底怎么回事,却忽然想起了一个不知是谁和他提过一嘴的都市传说:

“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症”,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 

这种一看就不科学的病居然是真的?
叶修脑子有点疼。

当时,当时是听谁说的来着?这是因为什么得的病?

还没想到一半,喉咙里仿若百万只蚂蚁爬过又啃咬的痛痒打断了叶修的思路,他松懈了神经,没来得及用手捂住嘴尽量别打扰到其他人,就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

正好惊醒了隔壁借宿的前轮回队长。

如今他们这些退役选手大多都有所交流。联盟的环境日益宽松,各个战队的退役选手挂着青训营的教练名头,偶尔也会去其他战队的青训营交流培训,也算是不错的兼职。

今年刚退下来的周泽楷受邀来交流一个月,正好就借住在改造成单人间的上林苑。

叶修之前咳得悄无声息也是怕打扰了就在隔壁的周泽楷。

不过看来还是打扰了。

二十八岁的青年依旧有一张完美得令粉丝为之疯狂的脸,下巴借着月色削出了一个英俊到危险的弧度,他站在叶修房间的门口,并不进入,只是轻轻敲了敲门框,有些担心地问:

“需要药吗?”

从叶修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青年有些困倦的桃花眼半睁着,眉头蹙成了一道担忧的浅沟,欣长的身形影子被月光拉得很长,手里拿着什么,却看不清楚。阴影将脖子以下隐去,只让人觉得他在棉质体恤的包裹下,劲瘦却并不显得单薄。

叶修突兀地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眼熟。

是在哪里见过呢?

可没等他从自个儿犄角旮答的记忆里扫出相关内容,连回话也来不及,他又是一阵几乎撕心裂肺的咳嗽,花瓣几乎要把他的周遭盖满了,仿佛要把心肺一起咳出来。

门口的人顿了顿,最终担忧还是抵过了礼貌,低声说了句“打扰。”快步走到了叶修面前。

叶修这才发现周泽楷手中端着一杯温热的开水,在微微有些凉意的春夜之中氤氲着一层纤薄白雾。

“……谢、咳、咳咳,谢谢,坐。”

叶修边道谢边咳得哆哆嗦嗦地接过周泽楷递到面前的杯子,拍了拍床头意示周泽楷坐下。热水刚抿下一口,却仿佛滋养了喉咙里无休止盛开的含笑,叶修只觉得水里都染上了含笑花香,喉头一堵,甜到苦的涩口香气没由来地恶心了他一下,他转头,尽量克制着,到底还是呕了出来。

在数不清的含笑花瓣下,已经多了数十朵完整的含笑花。

玉白的花瓣和翠绿的花蕊里,已经参杂了一点殷红的血丝。
白到无辜的颜色无端妖异起来。

叶修不动声色地遮了遮,突然感觉到脸上湿漉漉的,一抹,眼中的生理性泪水不受控制地滚落下来。

带着一股甜苦的幽香。

他居然……哭了。
还是……当着周泽楷的面。

叶修偷偷瞄了眼安静地坐在床头注视着自己的周泽楷,从这人凝实的担忧眼神里忽然咂摸出一点奇怪的恼怒来。

他似乎总是格外在意周泽楷的目光。

叶修忽然想起,下午的时候他等着周泽楷过来,当时含笑开得正好,这人独自从上林苑蜿蜒的行道上走过来,安安静静地走到他面前,一双桃花眼弯了弯,是盛满了整个春日的甜,看着他低声问了声好。

暗香浮动,美人含笑。

不知为何他就烦躁了一瞬。

周泽楷总是莫名就能挑动他平时总是平静的神经。

一开始就能。

这人还是个少年时,随队到萧山体育馆比赛,他在幕后,少年在台前,深春,体育馆里不知被谁放了一盆含笑的盆栽,赛后,叶修戴着随手从工作人员手里撸来的工作证靠在墙上,叼着烟看着轮回的队员们陆陆续续从自己面前走过,彼时还是少年的周泽楷尚还带着些青涩的单薄身体似乎还撑不起轮回的队服,松松垮垮地罩在身上。

叶修对这个打法凌厉的小伙子很是有些印象,操作凌厉而精准,只是与团队的磨合还稍显青嫩。

也许是陶轩对于商业合作的试探让近日的斗神有些烦躁,也许是团队里不大和谐的声音让稍稍地让叶秋大神有些头痛,本来只是在走廊独自抽着烟的叶修,那个之前从不主动与人交往的叶修忽然心中一动。

“那个轮回的……是叫做周泽楷对吧?”

被突然点名的少年似乎一瞬间慌了神,满脸通红地站住了,扭头看他。

那是叶修第一次见到周泽楷,在一片甜腻的含笑花香里,少年的身体似乎都沁上了一片甜甜的花香。

此时的周泽楷比之后的他更加容易害羞,只是通红的脸颊也没掩盖住他后来惊艳联盟的俊逸,他的嘴唇动了动,可不知为何又一声都不出了。

他的队友认出了叶修,刚想将人拉走免得让这位嘴上不留情的前辈把小新人给说哭了,却没想到叶修看着心情颇为不错地摆了摆手,将烟头在一旁的盆栽沿儿上一戳,笑眯眯地拍了下小少年的肩膀。

“小周啊,打得不错。”

小少年脸噌地一下,更红了,在他人看来窘迫极了。
只是叶修却看见小孩儿那双仿佛带着浅浅笑意的桃花眼灼灼地闪着,神采飞扬。

“哪有叶神你这样夸人的,”当时还尚是轮回队长的张益玮一手搭着小少年的肩挥了挥手,“我们家小孩儿可害羞了。”

叶修和张益玮懒得端着,恶劣地一笑:“不过我打得更不错。”毕竟赢了。

说完,转头看向周泽楷:“对不对啊,小周?”

周泽楷整个人看着都蒙了,脸已经红得要滴出血来,他低下头,半晌才似乎清醒,蚊呐:“叶神,很厉害。”

叶修看着小少年的表情,不由得心情大好:“你们家小孩儿这性子真有趣。小周,来嘉世吗?”

王朝战队当家选手,就有当着战队队长的面儿挖人的魄力。

结果还没等张队有什么表示,这个仿佛下一秒就要羞得在地上打个洞的少年抬起头,似乎是鼓起了所有的勇气:

“喜欢轮回。”所以不去嘉世。

叶修愣了愣,心里有什么东西开始喷涌。含笑的甜香在鼻尖萦绕不散,原来这种甜到腻的花竟然还挺好闻,叶修想。

“那你一定要来打败我啊,唔,虽然可能性很低啦。”
嘉世的斗神玩笑似的发下了战帖。

而彼时的周泽楷却看出了这个人眼中兴奋的火焰。

张扬肆意的笑容下,同样是一个好战的灵魂。

叶修看着小少年一个深呼吸将脸上的红霞平复了些许,坚定答道:“好。”

而后,第七赛季,常规赛第三场大爆冷门,轮回十比零,完胜嘉世。

“赢了,”青年看着面前的人,感觉到嘉世那奇奇怪怪的对面前人的针对,皱了皱眉,“不算数。”

叶修倒是不怎么在意,相比那些阴私玩意儿,显然面前的后辈更能吸引他的目光些。于是他想了想,最终还是把手放上了愈加熟稔的后辈软乎乎的头发上,揉了揉。

掌心的发丝柔软又有弹性,手感极好,带着淡淡的类似于含笑花香的苹果香气,就好像第一次见面时的味道。

叶修总觉得这香气勾得人嘴馋。
他当即决定之后也买瓶类似味道的洗发水。

“打得不错,赢了要开开心心的才行,来笑一个。”

揉着头发的人丝毫不理会后辈已经红透了的脸,乐呵呵地说。

陶轩大概要忍不住了。叶修想,但小周不会像我一样,真好。

“要赢下去啊。”他笑了笑,觉得刚才心里涌出的酸涩不太像自己的作风,挥了挥手,走了。

而指尖似乎还残余着含笑的甜香。

一如初见。

仍是……一如初见。

含笑的香气混杂了一丝血气,模糊了周泽楷的声音。

“前辈……有暗恋的人吗?”

……什么?

叶修模模糊糊地向周泽楷望去,恍惚间没能听见他在说什么。

“有……暗恋的人了啊。”

那双盛满了春水的眼睛似乎有点难过,叶修下意识的抬起手。

“别……难过。”

他想起来了。

世邀赛间隙,半夜他突然发起烧,被来交对手资料的周泽楷撞见。

周泽楷扶住他警觉地碰了碰他的额头。愣了片刻,找着随队的医生拿了热水和药到他房间。

随队的男医生之前家里有点事儿请了两天假,剩下一个姑娘,小姑娘怎么能熬夜呢?
叶修自然就让小姑娘回去睡了,第二天还有比赛,叶修也不打算麻烦别人,就准备赶周泽楷回去睡觉。

“轮空,没关系的。”

叶修拗不过他,只好随周泽楷去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吃了药反而越加精神百倍,根本睡不着。

“我不困啊小周,你要不在这睡着,我去打两把荣耀。”

那怎么行!周泽楷对前辈的随心所欲地认识又刷新了一个高度,他自我很有自知之明地感觉怎么劝都会被叶修驳倒,遂暴力镇压,把叶修按在了床上。

“念……故事,睡觉。”回忆着夏休期在家怎么哄侄儿的周泽楷无奈拿出了同样的办法对叶修。

“噗,小周你这把我当小孩儿呢?”叶修被裹了两层厚实的棉被,只露出半张脸,看着只有巴掌大,他狐狸似的眼睛弯了弯,也不觉得生气,“念吧,我听着。”

周泽楷拿出手机,点开文档,忽然发现之前有个从黄少天那儿传来的奇怪故事集的文包。

黄少那么有趣的话,故事也会很有趣的吧?周泽楷这么想着,打开点了一篇就开始念。

其实他的声音舒缓沉稳,是难得的好音色,只是他平时并不怎么说话,把一副漂亮嗓子藏在了漂亮皮囊下面,叶修眨巴了下眼睛,觉得有点可惜。

小周应该多说点儿话,多好听啊。

周泽楷极为缓慢地念着打发时间的小故事,暗暗有些恼火:“……那少年笑了笑,珍惜地碰了碰地上残余的玫瑰:“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被称作‘花吐症’,感染者因暗恋而咳出鲜花,无法被回应的花瓣将迎来死亡……”,对不起,他这样想着。我本来可以回应你的。这样的心情将伴随他多久呢……少年不清楚。胸口传来疼痛的感觉,他咳嗽一声,惊愕地看见了手中火一样的蔷薇花瓣……”

设定真有趣,叶修晕乎乎地想,居然是悲剧吗。

得到回应……

大概是药效的缘故,叶修晕乎乎地感觉到了一点儿困意,他半梦半醒间似乎是说了一句话。

是什么呢?

回忆与现实融为一体,叶修的手捧住了周泽楷看起来有点儿惊愕的慌乱的脸。

“……你可以回应我吗?”

甜到发苦的幽香里,柔软温热的触感挑动着月下清醒无比的两人敏锐的神经。

那是一个温存而慷慨的吻。

绵长克制,一如含笑。

“回应了。”周泽楷咳了一声,抹去了嘴角的含笑花瓣儿。

时间在此刻似乎戛然而止,在甜丝丝快要将人溺毙的花香里,两人相视。

“我……喜欢你。”


Fin.
评论(3)
热度(97)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