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叶黄】你好吵(一发完

叶黄 你好吵(一发完
*记不清原设了,bug都当私设处理吧。
*叶黄真好吃,虽然是第一次割腿肉。……宛如在写动物世界。(。
*超级不务正业了。
*我和黄少的共同点大概就是话多吧。(喂!
*Give me comments!Now!
*我超凶!嗷!
*3000+食用鱼块!



黄少天有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连他妈都不知道。

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他一紧张话就会特别多。比平时那种得啵得啵叽里呱啦的聒噪时候讲的话还多。
……他妈的能知道才有鬼。

然而黄少天还有一个秘密,他是个声控。
没救的那种。

本来这俩秘密黄少天同学自己也不知道的。特别是他一紧张就话多。

谁能知道啊?话特别多和话飞几把多之间有个钵钵的区别哦?

结果在他第一次被那个叫做一叶之秋的错别字id追杀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时候,那个id背后的操作者满手的骚操作,把他揣着boss橙装还剩点儿血皮的夜雨生烦逼到了一线峡谷的崖边。
本来对面的矛尖都杵在他显示屏的正中央要一击穿嘴了,半夜摸鱼的高中生上一秒都以为自己的账号大概已经跌死了,没想到那杆黑矛稳稳当当地停在他面前,一个带着点儿烟嗓懒洋洋却清越的男声从耳机里传出来:

“你好吵。”

身为同性的黄少天扪心自问,如果忽略其标志性的“尔等皆为凡人”一样不屑的臭屁语气,这个声音真是……妈的,苏炸。

但是——“吵你妹啊!一叶你都杀了我快一个星期了之前不说老子吵现在来逼逼你的脸呢?我话一直很多你心里没点儿数吗喂?!还有你知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啊?我这都快被你戳下去了你还要杵在这和我扯我吵的问题我真的会生气的哦?我生气了一叶!”

小剑客抓着光剑,一边说也没耽误着他一剑晃开那杆十分碍眼的战矛,剑锋一转,向着战斗法师的腰部刺去。
机会!
出其不意,锋芒毕露。
如今青涩的小剑客,已有了后日妖刀剑圣的锋芒。

只不过……
对面的人影一个虚晃,身形一动,消失在屏幕前。

……什么?

战矛刺入身体的音效顺着耳机电流,进入了黄少天的脑海,震得他浑身都麻了一下。

世界陷入灰暗。

一叶之秋捡起了他正好爆出的橙装。

“你特么……混蛋一叶!”
小狮子一样的一头黄毛的小高中生不可置信地看着对面简直作弊的手气,怒气冲冲地摔了鼠标,对着耳机十分暴躁地怒吼。

当然,对面并听不到。

黄少天默默捡起鼠标,准备选择回城复活。

而对面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冗长的,把角色的上半身挡完了的,文字泡。

“知道你还没回城,你最近的话确实变多了,比之前还要聒噪,真的,你莫不是看见我就紧张吧?我看你之前只不过是有点儿吵,不过你今天可是对着我喋喋不休了将近仨小时啊,不渴吗?而且哥怎么能是反派呢?你骂人还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小剑客。”

“对了,谢谢橙装,我还没玩过这个呢。”

“反正你也打不赢我何苦呢,下次要拾荒别老照着我头上拾啊,组个队我们去袭击大漠孤烟扫地焚香他们呗?”

“拜拜咯小烦烦,你真可爱。”

好奇这人要说什么因此停下了鼠标的黄少天:“……我去你妹的错别字一叶之秋!!!”这个人好皮啊!老子好生气啊!!!我话多有错吗?没有!

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黄少天仿佛看见了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巨大的狐狸尾巴缓慢地摇了摇。
并且他堂堂狮子居然想要扑上去挂着!
简直脸都丢光了!
小狮子暴躁得一比那啥!

我堂堂夜雨生烦!会因为!紧张!话变多吗!

……黄少天咂咂嘴,突然觉得今天的自己话好像确实比平时还多。
渴了,有点儿晕。
我特么居然真的因为紧张就会话多吗!!

彼时还是个心理抗性不太到家的小孩子的黄少天被这个可怕的想法震了一下,无力地点击了回城的按钮。

然后他猛然意识到了一个关键点。

“不是!我怎么会对着一叶这个家伙紧张呢!”
“这种钙里钙气的说法是怎么回事啊一叶!!!”

小狮子挂在狐狸尾巴上十分狂躁地在心里嗷出声!黄毛毛遮住了已经烫到发红的脸并且不准备承认!

气归气,黄少天觉得自己大概是吃了霉,第二天野图boss刷新的时候,居然真的去敲了一叶之秋那个混账。

“拾荒来不来!爸爸教你如何骚气拾荒!说好的组队,你不能反悔啊一叶!反悔是小狗!汪汪叫摇尾巴的那种!坐标在四十五级区的(364,376)速度速度!给我速度!慢了我要生气的我生气起来超绝无敌残暴凶猛!”

然而消息发出的一瞬间,黄少天颓唐地捂住了脸。

败了。他居然对一叶屈服了。
黄少天完全无法揣测自己在想些什么了,难道这种时候不就应该拉黑此人下次见面开仇杀吗!

你在搞什么啊黄少!这个人都已经羞辱你可爱了你还要上赶着给他皮吗做人并不能那么没骨气啊!

然而黄少天转念想到如果用那个懒洋洋的声音讲“你真可爱。”

其实也不是不……我呸!

黄少天疯狂地谴责自己并且决定要和一叶约一波竞技场!

开山地地图!遛死他!最后要让一叶那个家伙躺平插个爽!

愉快地决定了!

“来了,你不要走动,给你带橘子。”对面的回复十分迅速。

黄少天:“……。”我好恨。

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此次鸡飞狗跳叽里呱啦的聒噪拾荒过后,他俩的关系突飞猛进地好了起来。

除了一叶之秋似乎突然爱上了叫他“烦烦”。

“我觉得很可爱啊,很适合你。”

听见一叶如此认真并没有在玩笑的语气,黄少天觉得他还需要再在竞技场插尸一波。

对此一叶之秋表示烦烦你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吗?明明上次就已经被我捅到GG了哦?

黄少天:“……滚。”恨。

对此他提出了抗议,然后下一次这人仍是:
“要上了哦?烦烦。”

“我去你娘的一叶!你再叫我一次烦烦一次试试?”

结果对面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真的就再叫了他一声。

“烦烦。”这声音仍是懒洋洋的,带着点儿儿化的尾音,莫名的让人心颤。

头皮发麻手指一抖的黄少天觉得他可能被这个语气恶心了一下。

然后庆幸自己机智地开了录音。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一叶加入了嘉世,他被魏老大捡去了蓝雨,在他加入蓝雨的第二天,已经是嘉世队长的一叶给他发来了一条qq:

“我在G市哟,烦烦,不来欢迎我一下吗?”

黄少天坐在早茶店,看着手机,青筋直冒。

“老叶你这种垃圾为什么没被G市亲爱伟大的清洁工们处理掉啊?”

“烦烦你知道了我的真名就这么叫我,真伤心啊。”

“真名和网名就差俩字,我觉得我怎么叫你都ojbk。”

“那你呢?我可是为了庆祝讨人厌的小朋友被战队捡走而特地赶过来的啊,小朋友却至今不把真名告诉我。”

通过战队名单知道一叶真名的黄少天可疑地迟疑了一下。

对哈,我居然没和叶秋通过名字?这不科学!
然而对面的消息让黄少天一下就不好了:

“你在害羞吗烦烦?”

“叶!秋!你!好!烦!啊!”

这么气鼓鼓说着的少年,在人来人往的早茶店里,脸噌地红了。

而数分钟后,本以为叶秋没再搭理自己的黄少天蓦地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现在看起来真像笼虾饺啊,烦烦。”

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青年敲了敲小少年的鼻子,笑得恶劣极了。

G市晨日的阳光给这人的半张脸都打上了金光,眼角眉梢都是金灿灿的,嘴角微妙又贱兮兮地抬起,像只摇着大尾巴的狐狸。

瞪大了眼睛的黄少天一下就反应过来这人到底是谁:“叶秋你!妹!”

笑眯眯的青年拉开椅子慢悠悠地坐下,不慌不忙地捏走了一只虾饺咬了一口,抬眼看着满面通红不自知的少年:“你真的好吵。”

“烦烦。”一如既往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坏笑。

像是羽毛拂过心尖上,酥酥麻麻的。

黄少天不知道为何,愣是把接下来的话统统咽了下去,咯噔一下,卡词了。

“我,我叫黄少天。”

最终,一紧张话就多到爆炸的小少年磕巴了一下,悲愤地发现自己可能被某个混账的声音洗了脑,没词了。

因为面前的人擦了擦手,一只手就揉上了他的头发:

“嗯,少天。”

小狮子被巨大蓬松的尾巴包了个圆儿,暖烘烘热腾腾,超舒服了!

带着笑意的声音之上,是一双倒映着满脸通红满眼无措的少年身影的眼睛。

烁烁生辉。

“你你你……叶秋你走远一点!你的眼睛丑到我了!!我超气的哦,不准摸我头!你还摸有完没完了,喂喂,我已经生气了!超凶!看到没有!超凶!唔唔!不准把奶黄包塞我嘴里!唔——”

“嗯,超级吵,所以超凶。”

“叶秋你妹的来干一架啊!!!”

Fin.
=========

某年某月某日,叶修留宿在黄少天家的时候,无意之中在黄少天手机里听见了当年自己年轻许多的声音。

“烦烦。”

叶修:……居然还是闹铃?!

#……可以说、是真爱了。#
评论(10)
热度(130)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