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全职周叶/两百粉特别短篇/社团十月作业】灰烬∙下

超粗长的结尾!爱!我!吗! 
 
 
 
粗略一扫,叶修就已是一片浑噩。 
叶修只恨自己为什么要手滑。 
什么叫阴差阳错?这就是了。叶修情商再低也不可能领会不到这些词句的个中意味。 
更何况他原本就不是什么蠢人。 
他很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他发现并不容易,他甚至是无处发泄的——周泽楷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他自己也是没有什么错处——这要让他这百般滋味往哪里发泄呢? 
欣赏而喜爱的后辈对自己有越界的感情。 
这般炽烈而……可怜。 
……如果小周是个女孩子,他也认了啊。 
可周泽楷他偏偏是个……男人。 
前路不好走啊,孩子。 
叶修揉了揉眉心,倒也没觉得多厌恶——大约他对这孩子太过关心,之前周泽楷露出的少许端倪又算是有迹可循,反倒没真的把他的火气勾出来,只是震惊罢了。 
稍稍冷静,叶修只觉得心疼。 
他之前没接触过同性这个圈子,但也从新闻和街邻的只言片语中了解过一二,好比黑鸦之于白昼,河鲫之于浅滩,本也为一方生灵,只是出现之时机之地点不合时宜,因而众人皆恶,生而濒死。 
叶修这么想着竟然还有心情苦中作乐地想道:和电竞当年的境遇差不多嘛。 
这么一想,叶修就更心疼了这孩子几分。 
只是就再没有下文了。 
……不然如何呢?他对周泽楷并无半点旖旎之思,而周泽楷已然是一副放下的态度,这一本日记不过是前言旧语,若他再执着于此,对他、对周泽楷都并没有什么好处。 
既然已是一把死灰,自己就不要再去煽风点火让它复燃了。 
周泽楷这孩子确实是聪明人。 
很多事情,最好的结局,当然是无疾而终。 
只是叶修从未想到,这一把死灰,余温竟是滚烫到灼人的。 
不久之后,当他再度回首的时候—— 
也不过只能感叹世事难料而已。 
叶修把这本子关好,并未再翻前面的内容,拍了拍灰,放进了周泽楷的背包里,转头就去了隔壁:“小周——起了吗?” 
…… 
周泽楷回到S市的时候受到了战队正选们的热切接待。 
就好像是接新媳妇回娘家。 
特别特别隆重。 
周泽楷:“……。”至于吗? 
江波涛拍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抱歉我们战队每天都在智障你懂的”的眼神。 
我不懂好吗?周泽楷努力保持微笑——原来他们家副队的眼神可以有这么多含义吗?! 
心好累。 
…… 
“哈哈,大家也是担心你。”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江波涛一口咬掉半个甜甜圈,含糊不清地调笑周泽楷,“毕竟你之前跑代言的时候整个人状态确实有点差——公关都快哭了,居然有人说是不是战队要放弃你了,还有人阴谋论到当年叶神被高层穿小鞋这种事上。” 
周泽楷略糟心的看他一眼。 
……怎么什么事都得往这边带一带? 
“自己拒的,懂就好。” 
江波涛点头表示理解,“就是说啊,你这竞技状态这不没影响吗,不过就是没怎么接代言了,诶,这回和叶神一起好多了吧?” 
周泽楷:“……。” 
江波涛是知道周泽楷对于叶修的那些小心思的。 
周泽楷也是知道自己这个发小诡异的老妈情怀的。 
咳。 
“不然呢?”周泽楷笑。 
江波涛塞下最后一口挂满杏仁片的巧克力酱甜甜圈,意味深长地盯了他一眼。 
周泽楷只是笑。 
“小周,”江波涛抹抹嘴,拿了两盒高钙奶,塞了一盒到周泽楷怀里,“你这……?” 
“不可能的。”周泽楷咬上吸管,一脸平静。 
“那……?”江波涛不解。 
“只是看看,”周泽楷眼皮垂了垂,顿了一下,复又染上三分笑,“看看……前辈。” 
当年世邀赛的时候,周泽楷就知道,以叶修的家境和名气…… 
他会被催婚,被压着去相亲,最后可能会真的爱上一个姑娘,然后结婚,生子,一路平稳的当竞技局的电竞负责人,一辈子打他最爱的荣耀。 
幸福安乐,心事顺遂。 
当年的自己逃了。 
而如今…… 
想来,这也是自己最后的慰藉了吧。 
他们是对手,好友,甚至可以是生平唯一知己。 
但唯独,不可能是恋人。 
还能如何? 
叶修,是他敬重喜爱的前辈。 
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你啊……”江波涛笑了笑,伸手拍拍他肩,“真是……啧,捣腾捣腾睡吧。” 
…… 
江波涛躺在单人床上,重重叹了一口气。 
他和他女朋友也就快结婚,他自然明白周泽楷的感情有多浓重,看着周泽楷从数年前就开始的单相思,就算他之前再不理解——在周泽楷这样近乎固执的眷恋里,又哪能感觉不到这般深情呢? 
只是他从来不曾看好。 
果然如此。江波涛想。 
怎么偏偏是叶修呢? 
其他人,就算性别会惹人非议——可为什么偏偏是叶修? 
且不提叶前辈会不会厌恶,单提叶修前辈这经久不衰的在电竞圈中的影响力和他们这些人从冰山一角中看见的来自叶修家庭的压力。 
同性恋。 
这就是决不会被旁人允许的。 
更何况周泽楷本身的名气更是不会被允许爆出他与同性有什么瓜葛的——周泽楷的“女朋友”们就已经够公关和联盟焦头烂额的了。 
……除非战队想毁了他。 
江波涛郁闷。 
他是仔细问过周泽楷的。 
“没关系。” 
“前辈不知道。” 
“从开始……断了联系。” 
三年前说出这句话的周泽楷还未有现在这般城府,江波涛永远忘不掉当时周泽楷眼中流露出的迷途幼兽般的茫然惶恐。 
就好像……亲手断去了己身血脉一般。 
自此,自小长大的好弟弟更加的寡言了起来。 
江波涛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之后,之后小周就开始改变了吧。 
江波涛苦笑,叶前辈……还真是能为常人所不能为啊。 
小周被大家头疼了那么多年的性子,居然渐渐被打磨成了一种独特的沉稳来。 
也是难得。 
只是江波涛越想越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自觉有负发小亲娘和战队的信任。 
也是没治了。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周泽楷的改变并非全是因为叶修。 
…… 
十三赛季的季后赛如火如荼的展开了。 
高强度的比赛和训练让得一众选手忙到飞起来,但每次比赛完的晚上难得的放松总让这一群小年轻们忍不住去宵夜撸个串儿。 
兴欣和轮回这两支队伍更是因着周泽楷和叶修当初的蜜汁深厚友谊,杜明对唐柔的单相思的缘故关系颇佳,赛下长年一起撸串儿宵夜,完全没有当年粉丝猜测的什么王朝之恨之类的矛盾,就是苏沐橙和周泽楷大概都深受某个大神影响,颇有几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的实诚气。 
……简单来说,就是不要脸。 
咳。 
这次轮回主场的赛后宵夜完了的时候,苏沐橙递了个眼神给周泽楷。 
周队长心领神会,和苏队长一起把各自队友赶回去了再全副武装好出来会合。 
他们约见的地方是S市一家轮回自家退役选手开的网咖。 
包间里。 
“小周快坐。”苏沐橙卸下一堆围巾帽子墨镜口罩等物件,笑眯眯地看着同样把一堆物件从脸上拿开的周泽楷。 
“嗯。谢谢。”周泽楷颔首微笑,整个人却有些紧张了。 
…… 
苏沐橙依旧挂着微笑,有一搭没一搭地搅着她面前的果茶,看着似乎有些犹豫的周泽楷,突然道:“我……嗯,其实从来没有想到,你会坚持这么多年。” 
周泽楷闻言苦笑:“我也是。” 
苏沐橙顿了顿,大概是在组织语言,随即慢慢道:“当年我如果世邀赛过后如果没那么打破沙锅问到底……大概小周你现在也不会这么小心翼翼吧。” 
周泽楷笑着摇了摇头:“挺好的。 
” 
“叶修他……唉,小周啊,你多大了?26了吧?”苏沐橙感慨似的说道,“当初你才多大?又腼腆得很……我当时想了好久才问的你。毕竟叶修那么喜欢你……我好像从来没和你说过?” 
周泽楷眼神波动了一下,点了点头。 
“在我面前不用隐藏情绪,毕竟隐藏这种情绪的方法还是我教的你,”苏沐橙摆摆手,可劲儿喝了好大一口果茶,“叶修他啊,从小周你第五赛季出道开始就挺喜欢你的——这里面有其他一些因素吧,不过叶修也提过,他真是觉得能像小周你一样纯粹的人不多了, 
“他对你有点那种惺惺相惜的意思,而且你还比他小好几岁,这人带小孩儿带成习惯了,天生护犊子,没治啊。 
“不过还好联盟女选手少……女人的直觉是很可怕的啊。也就叶老哥那种没半点情怀可言的最开始会一直认为你那是对前辈的敬仰……还好你后来和他接触少了,不然以叶修的双商……哪怕他是个恋爱绝缘体也能感觉到小周你的心思吧。” 
彼此之间都十分相熟,周泽楷也不掩饰什么,点点头,苦笑着静听下文。 
“现下这样挺好的,”苏沐橙的眼睛是很标准的杏眼,平日里看着漂亮到近乎澄澈了,只是现在她眼睑低垂的时候,竟然沾染了几分叶修常日里的漫不经心的冷漠来,“我当初知道的时候,其实是非常生气的——叶修他对待你这么好,你居然起了那种心思。” 
这话很重,近乎伤人,周泽楷抿了抿唇,突然想到网上那句“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上我。”然后嗤一声笑了出来。 
苏沐橙:“……咳。” 
苏沐橙:“看来你越来越抗压了啊?” 
周泽楷一笑,眉间的忧色就散了许多:“苏姐教的好。” 
苏沐橙才演完恶人,略尴尬地说:“别贫,嗯,你这样挺好……当初知道的时候,咳,我查了不少资料,以为你只是把崇拜和这种感情弄混了,还差点儿怀疑是不是叶修他身为直男撩你撩到过界让你误会了。” 
“虽然我相信他肯定不会吧……那人一直挺有分寸的。” 
“那时候我只想帮你走出这个……嗯,误区?可我没想到……”苏沐橙越说越感慨,到最后,他抬起眼,语气已经是柔和的了:“你会喜欢他这么多年。” 
周泽楷倏的瞪大了眼,不可思议地看着苏沐橙。 
苏沐橙继续慢悠悠道:“小周,我从理智上非常欣赏你,可叶修毕竟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他你也知道的……所以我这两年和你说了这么多,你……明白么?” 
周泽楷也笑了:“我明白的,多谢。” 
三年前苏沐橙说的话还恍如昨日:“小周,我没有任何权力对你指手划脚,不过……你不可能一辈子与叶修老死不相往来……你想被他看出异样吗?” 
不想。 
所以不会有什么奢望的。 
三年时间,足够他把所有的情思幻想压抑下去。 
放不下,吹不尽,那干脆就深埋心底,也算是…… 
如今相见之时一点浅淡的羁绊,聊以慰藉吧。 
…… 
第十四赛季,半决赛,轮回客场惜败蓝雨,止步四强。 
…… 
轮回如今三冠在手——除了被兴欣挑了的十赛季,因世邀赛而休赛的十一赛季,大家都还没适应的十二赛季,十三赛季的轮回一路高歌,不是王朝,却胜似王朝,哪怕是。可想而知,这次的失败一众轮回粉会多么失望。 
网上甚至已经有了≪少年成老将,轮回队长状态不再?≫这种帖子。洋洋洒洒拿着周泽楷和轮回正选们普遍偏高的年龄说事,在论坛盖了好一幢高楼。 
当年的少年们……如今也有了老将之称了。 
周泽楷这么些年也算是练出来了,自个儿心里门儿清那帖子在胡扯,第六人像是训练营的挑战地一样挨个儿换,更何况十二赛季方明华和吴启退役,牧师从训练营里抽出来还没经历过正式赛场的厮杀,他和孙翔从上赛季琢磨出的新打法还在转型中,磨合的阵痛还是很要命的,他们居然能有四强……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只是周泽楷没料到的是,叶修竟然来找他了。 
打完比赛,遣散队员,一个人在G市的散场的体育场散步。 
然后撞上守在门口的叶修。 
…… 
周泽楷不知道该如何说他现下的心情。 
怎么说都是不对的,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下一刻便会停止跳动,血液下一刻便将沸腾,一切外物都仿若无物了。 
也许是因为惜败的少许不甘,又或者是才打完比赛后些许的紧张感未消,周泽楷觉得指尖有些麻。 
周泽楷看着对面的人,近乎是局促不安的。 
“小周啊……打得不错。”叶修抱着杯绿茶,笑道——这些年在苏沐橙和自家老爷子的双重精神攻击下,叶修终于成为了“喝茶遛鸟的老大爷”。 
周泽楷刚坐下就听到他这句,觉得指尖也没有那么麻了。 
叶修抿了口茶水,点评道:“迂回得很漂亮,孙翔那小子真是精乖,这么多年终于长全了脑子,配合你的巴特林狙击收文州收得真利索,不过你们被小卢坑惨了吧?谁能想到当初那个猛冲直打的小娃娃变成了个心机货——反杀你的时候我都愣住了,虽然还是差了点儿意思,啧,这后浪真可怕。对了你们家牧师心理素质不错啊,新秀墙克服得挺稳的,居然也没给你们拖累多少——有几场打得还挺漂亮……” 
叶修一谈起比赛就有点刹不住车的意思,周泽楷一面听着,一面心里有点儿吃味。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有意无意地把他避过了。 
这么想着,周泽楷竟突然觉得有些委屈。 
这么一想,他就问了出口:“怎么不说我呢?” 
叶修愣了愣,突然笑了:“小周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哈哈哈……” 
周泽楷脸“唰”的就红了。 
“呃……不是、我……” 
哪知道叶修收住笑过后想了一下,半是玩笑半是认真道:“我觉得你哪里都很好啊——怎么办,都不知道怎么夸你了。”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眼角还有三分笑意未消,一双凤眼有些弯,双目亮晶晶的,澄澈欢愉。刚过而立的男人的这般模样,竟像个风流意气的少年。 
周泽楷觉得自己这些年的压抑,这一朝之间,基本就坏了个一干二净。 
那把冰冷的死灰,被这星点的火花燎成了一片火原。 
灼灼,带着逼人的热度。 
他可以挣扎着让这把死灰复燃吗?周泽楷不知道,但心底是无法平静的。 
叶修……可以接受吗? 
……只是周泽楷没有看到,叶修眼底闪过的那丝了然以及……复杂神色。 
只是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周泽楷在这一秒有多欣喜,下一秒就有多如坠冰窖。 
“小周、周泽楷……我真的觉得你哪儿都好,不过,我想了很久,我有的你也有我没有你也没有……你究竟喜欢我什么呢?” 
……他知道。 
……他一直知道。 
周泽楷只觉全身上下都被一层厚厚的坚冰冻住,血液变得凝涩,空间扭曲着快把他挤成碎片,散落在风里。 
一贯的叶修风格,一贯的直球。 
猝不及防得如同遭受伏狼的突击。 
冷漠而致命。 
喜欢你什么? 
周泽楷一时间说不出口……但又觉得哪里都是喜欢,连现下这般情形,也觉得叶修实在温柔——叶修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对他好……虽然这可能并非他想要的。 
他突然觉得叶修为自己苦恼的样子有些可爱,让人心疼的那种。 
……可惜他大概没有一个立场给叶修一个安慰的吻。 
“前……叶修”,这是他第一次直呼叶修其名,“我喜欢你的……每一点。” 
叶修送他一场十面埋伏,他还他一个巍然不动。 
“我想给你做饭,陪你遛小点,帮你挑衣服,叫你起床,帮你整理资料,给你剪指甲……和你一起打荣耀……” 
周泽楷看着叶修,眼神很亮。 
叶修扯起一个苦笑……这大概是周泽楷说得最长的一段话。 
“……抱着你入睡,耳鬓厮磨纠缠一辈子,直到见到你的满头白发,只要是你……不想放弃。” 
叶修难得动容。 
没有谁会在这样的真诚面前无动于衷——那也太不是东西。 
他当初看见那本日记的时候就该和周泽楷好生说上一说。 
可惜,晚了。 
叶修想。 
周泽楷本来只是心慌了,到后来竟然有了点破罐子破摔的意味,这些车轱辘般在他心里滚了好些年的话被他倒了个干净。 
等回过神,周泽楷露出一点恰到好处的惶恐来。 
“叶修……你理解么?” 
叶修也许会理解他的心……但大概永远没法理解他的欲望。 
这样也好……周泽楷想,我大概已经魔障了。 
叶修没有说话,他抿了口茶水,定定地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忽然发现叶修的眼睛是那种极其幽深的黑,空落落的没有底,能把人心神都慑住。 
半晌,叶修悠悠叹了口气:“……西瓜熟大发了。” 
 
======= 
对!没了!不服来战!

评论(6)
热度(41)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