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周叶】DAKLING 第一幕 第二章(添加了新段落)

*_(:з」∠)_傻逼如我,之前写掉了一段,半夜想起来疯狂写完。
*_(:з」∠)_填上了,重新发过。
*_(:з」∠)_字数统计:3912
*追更请戳tag 周叶DARKLING

chapter 2 轮回“一切开始之地,一切完结之地。”

“嘘——”叶修眨了下眼,偏头竖起食指意示他噤声,“不用回答我,小周。”

“已经这么晚了,你也该回去了。”他的目光转向远方已然被黑暗吞没的地平线,月白的火焰在他的身侧安静地摇晃着。

风似乎变小了,周泽楷想。

“回去?”回哪里?

仿佛戏剧落幕后的灯光渐次变暗,火光闪烁了一下,一点一点融进周围的无边夜色里。周泽楷睁大眼,想要看清楚叶修的表情,可叶修并没有回答他,只是说,“你也该回去了。”

“这么久了,该醒了,小周。”

在黑暗之中,他听见叶修这么说到。

那语气之中,说不出是怀念更多还是悲伤更多,可它们却都被另一种更加浓烈的不安所代替了……那是什么呢?

还没等周泽楷想明白,叶修的声音便又响起了。

“你也该醒了。”叶修的声音似乎变小了。

有点儿……不像他。

不像他……周泽楷再次感受到了这具壳子之中那份并不属于他的心情,那仿佛是从高处落下时心脏被谁狠狠揪了一把,跳动被停止,窒息到酸疼。

醒……

他知道我在做梦吗。

“你也该醒了啊,周泽楷?”江波涛担忧地看着面前睡眼惺忪的人,五指并拢在这人眼前扇了扇,“都已经放学了。”

嗯……

果然是梦啊。

细微的凉风从脸颊边上溜过去,周泽楷懵了好一会儿,从那种莫名的心悸之中缓过神来,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嗯?

今天……“不是周日吗?”他问。

江波涛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惊恐:“你睡懵了?今天周一上课了喂,早上还是你叫的我?!”

啊?“抱歉。”周泽楷把压在脸上的头发理了理,思考半晌,问道,“我今天……?”干嘛了?

江波涛摸摸他的额头,疑惑道:“这没烧啊……”

“江同学?”周泽楷扫了眼江波涛。

“你就普通地起床上课然后喝了蒙汗药似的睡了一下午,”江波涛一耸肩,“老班还来叫你呢,没叫醒,记得一会儿去办公室喝茶去。”

周泽楷头痛地扶住脑袋:“……。”哦。

江波涛摆摆手:“行了,不说这个,一会儿要去打一把吗?职业战队的又来找我了……不过周泽楷你比我打得好吧,不试试?”

“打吧。”周泽楷揉着太阳穴,把双肩包背上,突然提醒,“一个月。”

江波涛一摊手,无奈笑道:“昼夜大大就只打一个月就能在竞技场搞出那种胜率,我觉得我很羞愧。”

账号昼夜一周天,转职职业神枪手,荣耀第三区最近小有名气的竞技场91%胜率的大佬,单排居多,偶尔和汹涌澎湃这个账号双排……汹涌澎湃就是江波涛。

周泽楷也不知道怎么自己就开始打网游了,也许是室友江波涛日复一日的影响……也不是。

大概是对一个职业选手有点……在意?

那个……叫做一叶之秋的。

说到一叶之秋,就不得不提到一个名字——

叶秋。

三次荣耀联盟总冠军,一次输出之星,一次一击毙杀。*

真正的荣耀教科书。

第一赛季至今……未逢一败。

即使从未出现在公众面前,他也是无可非议的荣耀第一人。

或者说……神。

斗神。

如今第四赛季常规赛,哪怕气冲云水等嘉世老人退役,顶着“花瓶”之称扛起控制位的女选手沐雨橙风与团队磨合并不充分……斗神仍承载着荣耀玩家们近乎信仰般的期待,一杆却邪带领嘉世以无可匹敌的姿态,问鼎积分榜首,将季后赛名额提前收入囊中!

矛锋所指——冠军!

所有人都等待着、期盼着……坚信着这个男人,将会把嘉世王朝推向又一个盛景!

周泽楷是在荣耀论坛中见到的这个名字……还有那些与这个名字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故事。

就像每一个传奇故事那样,名字的主人以一己之力撼动全局,让嘉世这个原本听说是网吧队的战队在荣耀的世界中封了神。一杆无锋的却邪矛,斗皇风,敌霸图,破百花——这样的热血与锋芒的信仰,在网络之中处处都是其布道之人,哪个少年不迷醉?

按理说,这样风头正劲的游戏大神,关注一下也无妨……可周泽楷总觉得有哪里很在意。

这个名字就好像错位的齿轮,违和地在他所见的世界里吱吱作响。

叶秋、叶秋、叶……

想要见到他,想要接触他,想要确认……

确认什么?

周泽楷还记得自己看过的一叶之秋在论坛的教学视频里,神枪账号一遍又一遍的演示着押枪,乐抖枪,还有其他零零碎碎的枪系职业的战斗技巧。

本来只是因为自己当初转职了神枪手才会由看教学视频眼熟了一叶之秋,可一旦了解了这个名字的更多东西后,周泽楷却总觉得似曾相识。

这个人认真,专注,周泽楷感觉自己甚至能透过屏幕看见视频背后操作者那双烁烁生辉的眼睛。

而那些视频,也仿佛是那个人站在自己身边一遍一遍,手把手的教导。

“用格林机枪玩押枪打怪……昼夜大大牛掰!!!”和周泽楷一起开黑的江波涛一挥手,笑嘻嘻调侃,“大佬,你真的不准备打职业?”

周泽楷愣了,抿嘴笑了一下,摇摇头:“巧合。”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又是一年蝉鸣时。

他的高中……正式落下帷幕。

毕业,还有道别。

周泽楷至今仍记得在他满头大汗收拾着寝室的行礼的那个下午,同样收拾着行礼的江波涛冲他眨眨眼,还是少年的江波涛比起之后来说还要更加活泼些,这个少年扛起一大包行礼,笑嘻嘻道:

“哎,我父母都同意我去贺武了,周大大我先溜了啊,对了,今年本地的轮回好像也有办青训,你要不要去试试?哎我先走啦之后荣耀联系!”

轮回吗……

周泽楷弯弯眼睛,抹掉头上滚下的水珠子,应声:“嗯。”

会去看看的。

最近他没有做梦了……不知为何,有些不安。

他仍会时不时想起那片金色的月见草野地,时不时想起夕阳落下后月白的火光,时不时想起……

那个人。

叶……

叶……

季后赛,在新的一年开始了。

今晚,八进四,嘉世客场,对战蓝雨。

“目前场上嘉世的牧师已经被蓝雨双核一波带走了!嘉世面临三打四的情况,形势非常不妙啊,嘉世会采取怎样的措施……”

这场地图是隐匿性极高的丛林,蓝雨双核心最擅长的图种之一,也不怪解说紧张,极为重要的八进四决胜负局,斗神却遇到了这班强敌,但解说员的紧张里却不包含否定意味——

一叶之秋与他的主人太喜欢创造奇迹了。

在某个网吧没什么人的角落里周泽楷扶了扶耳机,起身想往前挪动一下椅子看清楚些,就在这时耳机里传来解说难以压抑住的激动语气:

“叶秋想要干什么?!”

周泽楷顾不上动作,视线再度转向屏幕。

而荧幕之中,一叶之秋已经对着蓝雨锋芒慧剑冲了过去!

他要干什么?!

锋芒慧剑也是迎头一击!

一叶之秋[队伍]:“炮进,大。”枪炮师往前走,放卫星,暂时安全。
一叶之秋[队伍]:“法全神攻。”元素法师开全神贯注后攻击,暂时安全。

周泽楷看着那两条指挥,思考:是要让两人攻击索克萨尔吗?枪炮和元素法师离那里最近啊,等等、他们是……?!

然而——

剑芒闪过!

什么时候……?!

“蓝雨剑客夜雨声烦突然出现在一叶之秋旁边?!他是从哪里……?!”解说员的声音一瞬间提高了,一叶之秋血量剩余不算多,蓝雨著名的“妖刀”*最会把握时机,也就一套连招就能把斗神带走,更别提一旁还有狂剑锋芒慧剑的掠阵……怎么办?

“然而夜雨声烦和锋芒慧剑的血量也所剩不多,斗神能杀出重围吗?”解说的声音传进耳朵,而周泽楷已经无暇去听了。

荧幕之中——

一叶之秋[队伍]:“!”

在一叶之秋,锋芒慧剑和夜雨声烦三人战圈上方,一束激光伴随着火焰自天空中降下!

是火焰爆弹和最近的七十级更新*中枪炮师的新大招,卫星射线!

残血的夜雨声烦和锋芒慧剑已经只剩一丝血皮!妖刀越发诡谲,而狂剑士的攻击也愈加狠戾!

然而一叶之秋的矛上下翻飞,竟以一人之力将二人压制!

锋芒慧剑,死亡!

夜雨声烦,死亡!

术士的移动速度仍是慢了一步,等到之前被嘉世的假动作骗到地图边缘的喻文州操纵索克萨尔赶到时,就已经是嘉世的元素法师把牧师打败,嘉世三打一的局面了。

大局已定。

“叶秋用自己作为诱饵,清空了蓝雨的两名主攻,相当冒险的做法——但叶秋就是敢!”

“这就是永不失败的斗神!”

周泽楷站了起来,椅子“哐当”一响。

季后赛八进四……嘉世胜!

网吧里,只要是荣耀玩家,无论是否是嘉世粉,无论是欣喜于嘉世胜利者,还是遗憾于蓝雨落败者,无不高呼出声!

距离王朝的新神话,又进一步!

而在这个不大引人注意的角落里,站立得笔直的周泽楷戴着耳机,无声地而激动地默念着,如果有心留意他的口型,就会发现那是——

“叶秋。”

就好像在另一片漫长的时光里,他无数次,无数次地默念着的另一个名字——

“叶修。”

心中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难以抑制的冲动。

想要回应的心情,想要了解的心情,想……

周泽楷心说,我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而他面前的屏幕上,是本市战队的青训报名表。

轮回。

要见到他。

周泽楷没由来地想到,一定要见到他……

想要将违和的齿轮拨回原位,想要把突兀的色彩融入画布,想要明白胸中一刻也不停歇的心潮究竟是什么。

想问问看——

“可以打败你吗?”少年将双剑收入剑鞘,站得笔直,风把他的头发吹乱了,夕阳将他白色的短衫也附上了一片金色流光。

那风已经有了丝丝凉意,吹着有些冷,可少年并没有受半点影响。

不成体统,却肃穆得仿佛神之画像。

少年等待着回答,一不注意,眼前却一黑。

扒拉下眼前的障碍物一看——

哦,教廷披肩。

“得了,先把披肩穿上,我可不想被扣个亵渎神子的罪名,”男人叼着根嫩草茎,没个正形地撑在草甸上,放下扬起的手,“要打败我,再练吧。”

“现在嘛,”男人抓着少年的栗色头发扯了扯,“小周你该回白塔了。”

“可以不……”

“你不是还想知道我的名字吗?”男人眨眨眼,“现在,回去准备明天的神典吧。”

男人看着少年远去的背影,起身吐掉了草茎。

“然后来迎接我吧,小周。”

远方的地平线上,黑暗终于吞没了最后的夕阳。

*按原著“已经有三年没更新了吧”其实第四赛季荣耀应该是满级65或者60_(:з」∠)_但是我真的很喜欢枪炮师的七十级大招卫星射线_(:з」∠)_所以…………就当作中间的更新没升等级只是扩了新招式和加了新职业啥的吧!!!!
*蓝雨夺冠后黄少才开始被叫做剑圣,现在的时间线应该更通用的叫法是妖刀_(:з」∠)_

评论
热度(13)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