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周叶】再吸一次晚上就吃红烧兔61-70

*第二更!!!!!!
*本文又名《今天的叶修吃上红烧兔了吗》
*吃到啦!!!!!!!
*兔周x狼叶
梗见上……反正就是之前的lo
*真实的ooc现场!放飞自我的作者已经没有脑子了!闪避啊!
*萌文使我快luo!
*兔叽吃掉大灰狼!

61
后面的你们也知道了,拳头大小的兔叽被养成了脸盆大小的兔叽。

还敢反抗了,还敢肖想狼味儿了。

就很宠。
宠得仿佛《温柔狼妖你坏坏》或者《狼先生总是自打脸》这种被作者抛弃的小说(x

62
但在那天之前,叶修还真没想过要给这只食谱物种起个名字。

63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叶修第一次给小兔子喂妖气。

喂就喂呗,说实在话,一个人对嘴亲小兔子一口看起来又不变态对不对,只能说是爱宠人士,至少叶修是这么想的——人兔脑补绝美恋情的请自我反省。

深刻反省。

64
但是如果是两个长得相当美貌的人裹成一团激情甩舌呢?
刺不刺激?!带不带感?!

65
叶修:太他.妈.刺激了。

刺激到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啥,保存了几百年的初口勿就这么没了。

没了。

没了。

……

今天的叶修是悲伤狼狼头,不仅悲伤,还要收拾收拾勤勤恳恳喂兔子。

呜。

66
下面我们来看看到底具体发生了啥。

第一次喂妖气,叶修的心思其实相当简单,大龄宅狼叶修只穿着短裤躺在床上打手游的时候,感觉小兔子没前几天那么怕自己了,就干脆地放了手机把小兔子从床头他用藤编小果篮儿和棉布糊的小窝里捞出来,躺着两手托起小兔子啾了口,白白香香的小兔子口感特别食物,叶修忍了忍没咬下去,渡了些妖气进小兔子嘴里。

叶修:看起来真好吃。
小白兔:惊恐挣扎.jpg

这时,变故陡生。

67
还用说吗,肯定是一道不管是白光红光蓝紫光反正爱是一道光,啊、不是,就是一道光闪过。

叶修:唔……唔唔嗯嗯!?

68
该怎么说呢。
叶修从来没看到过那么漂亮的妖精。

而且……是那么近的距离。

69
他的头发幻化成了黑色,只在幻化的一瞬间是白得透明的,眼瞳带了一点只有反光才能看清的不明显的红,兔子耳朵和尾巴似乎是收不进去了,安静地耷拉着,白雪可爱,两只耳朵毛轻轻擦过叶修的脸颊,又香又软。

妖精的脸本来就没有瑕疵,这个男人却无瑕到了似乎对他的触碰都是亵渎似的。

叶修本以为这个男人会因为一瞬间的恢复人形而警觉上线飞速溜掉——再怎么说机警的兔子其实反应比狼快多了。

但他没有。

原本只是双唇触碰而已。

在叶修不可置信的表情中,这只兔妖、这个男人……

他加深了这个吻——或者说,他将这变成了吻。

四肢被老老锁住——叶修从没想到兔妖的力气大成这个地步。

翻动,流连,吮吸……

透明的丝链在灯光下泛出晶莹的光,然后迅速变成珠链,消失在空气里。

这会子轮到叶修呆住了。

他听到这个突然变人的小兔子叹了一口气。

“叶修。”

小兔子喊了他的名字。

叶修呜咽出一声“嗯”来。

可他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就被人拽住了手,按上了那个砰砰直跳的心口:

“周泽楷。”

手下的触感滑腻而温暖,有着兔子的食物香气。

叶修愣了愣,迟疑:“你是说……你叫周泽楷?”

“嗯。”

周泽楷附上他的耳朵,轻轻咬了一口。

“只需要记住这个。”

70
次日,清晨。

“啊欠——”叶修爬起身,捞起滚到床底下趴着睡着了的小兔子,揉揉晕乎乎的脑袋,觉得这一觉睡得非常不好,“哎呀,小兔子我还没给你取名字对吧?”

“你叫周泽楷怎么样?”

拼命挣扎的周泽楷:“叽!叽叽!”

今天也是鸡飞狗跳哄兔子的一天呢。

评论(6)
热度(61)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