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周叶】再吸一次晚上就吃红烧兔 171-180

*剧情走起来!小周是啥你们猜啊嘻嘻!
*本文又名《今天的叶修吃上红烧兔了吗》
*没有(。
*兔周x狼叶
*真实的ooc现场!放飞自我的作者已经没有脑子了!闪避啊!
*萌文使我快luo!
*兔叽吃掉大灰狼!

171
柔软蓬松的兔毛,香喷喷的兔毛,能在上面打滚的兔毛……当叶修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陷进了毛毛堆里。

满眼满怀的白毛毛,随着他的呼吸飘荡着,带着兔子特有的香气。

这样的温暖,仿佛幼崽时期被亲族团在怀里那样美好。

——可以说是每个毛绒控的终极梦想了。

172
而叶修在度过了被毛毛支配的幸福过后,睡懵圈了的他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昨天非常过份地吸着兔子就在大兔子身上睡着了,并且他并没有察觉到周泽楷的妖气波动,说明这完全是他自己的问题。

——把人大妖当做床睡一晚上,不论是从妖精礼仪还是人类礼仪来说都相当过分了。

173
他忙不迭轻手轻脚从大兔子背上翻下身,蹲在周泽楷的大脑袋面前,戳了戳他白乎乎毛茸茸的大爪子。

“小周,醒了吗?”虽然尴尬又抱歉,叶修也只能硬着头皮面对自己突然睡着这一事实。

大兔子的眼睛豁开一条缝,前爪抬起,迷迷糊糊拍上了叶修的背。

那是相当轻柔的力道,仿佛是一个温柔的拥抱。而周泽楷也瞬间变成人形,那只前爪变成了手臂,圈住了叶修——

现在它的的确确是个拥抱了。

他迷迷糊糊搂着叶修蹭了蹭,像是在哄小朋友一样:“早上好。”

174
按理说叶修应该吓一跳然后一掌把人拍出去。

但他却总觉得这个姿势太过于熟悉——哪怕他没有半点印象,但就是觉得熟悉。

就好像某一段时光里,他都是把大兔子当做床蹦哒,早上醒来就翻下床在兔子面前闹腾,然后得到一个温柔的拥抱和……

175
“啾!”

周泽楷看着叶修就在自己脸颊上亲了一口:“早上好啊,大兔子,我就知道你不会走!”

瞬间清醒过来周泽楷的脸不受控制地红了。
哪怕他知道叶修是因为长时间接触自己恢复成大妖过后的气息而导致的记忆短暂混流才会这么干。

哪怕他不该睡得迷迷糊糊,在叶修睡在他毛上一晚上过后搂那一下,勾起叶修的记忆混流。

但他仿佛是偷蜜的孩子,心里是止不住地愧疚,但在某个角落却偷偷欢喜着。

177
果然,啾完那一下,叶修就像没事人似的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起来了小周,抱歉我昨天突然就睡着了……诶,你脸怎么红成这个样子……你是会感冒那类妖精?”

周泽楷闻言,摇摇头:“没有的,没关系。”

——叶修和他待着的时间越长,被改动的记忆被想起的概率越大。

但现在……周泽楷想,不该让他想起来的,至少那边还没有完全稳固之前,想起他对于叶修来说……不算什么好事。

他不该一时心软,他昨天就该走的。

178
当然周泽楷在一边踌躇不定到快要疯狂掉毛也没耽搁叶修把他拉到妖管局办成精许可证。

“文州啊,来给你介绍一下,周泽楷,兔妖。”

喻文州点点头:“拿成精许可对吧?方明华!”

“行我知道了,”来人穿着衬衫长裤,抱着一摞文件往这边看,“周泽楷……嗯,是吧?”

叶修点头,把周泽楷招呼到身边。

“叶修,你最近接不接新任务?”冷不丁地,喻文州问道。

“啊?”叶修转头看他。

179
于是没等叶修对着那个看起来不怎么眼熟的方明华说两句,他就被喻文州叫去了,“让周泽楷跟着方明华吧,弄完来找你。”

“也行吧,”叶修转身向周泽楷挥挥手,随口问道,“方明华身上没妖气……他是人类?”

“哦,”喻文州点点头,递给叶修一杯温水,“他是‘下边’交换工作过来的,少天最近就是被交换到那边了……你不觉得妖管局最近很安静吗?”

“那很难得啊,‘下边’不都不管上头的事吗,”叶修喝口水,也没往心里去,“有什么新任务,说说看呗?你也看到了,我的兔子成精了,现在家里是两口妖了。”

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递上文件。

“有是有,你看一下。”

180
这边,方明华领着周泽楷走到半路,忽然转身,行礼:“属下奉命,大人,您……”

周泽楷垂眼,打断他:“不回去。”

“答应了,不走。”

方明华叹了口气:“小周,当年你说过什么?”

周泽楷摇摇头:“不一样。”

方明华终究没再说话。
罢了,各人走各路,谁不是痴儿呢?

评论(11)
热度(46)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