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全职高手/乔高】一寸灰

嗨呀好气呀!刚才那条果然是0热度,那双更没有了,就一章。
跺跺脚。


第七章 往生
鬼界。
忘川的河水悠悠荡荡,平和到近乎是安详了。
凡人的魂魄一个接一个,慢悠悠地在奈何桥上踱着,那些遗憾与执念,都化为清风去了。
再没半点痕迹。
孟女守着桥,百无聊赖看着忘川发呆。
再一晃眼,便是百年了。
孟女本觉着或许一个百年也就这般过去,不料竟感知到了一丝极幽微的气机来。
她怔然,喃喃道:
“境主……”
周泽楷本是不大过忘川来的,一来忘川乃鬼界暗门,他堂堂一境之主,没必要跑这儿来守界门;二来这忘川来往皆凡魄,连魑魅魍魉小鬼恶煞也是极少的,用不着劳心费力的跑来镇压,如此下来,孟女这数百年来也就见了三次境主而已。
这几十年来了两次……周境主是个什么情况?
却说这周泽楷从天边到孟女眼前,也不过一息罢了,修行无岁月,眼瞧着这境主与数十年前无甚差别,孟女正欲行礼,周泽楷挥挥手,免了。
孟女这才瞧见,境主手中……有一团黑漆漆的神魂。
……等等,神魂?!
人修的神魂?!
……鬼修修不出神魂来,成金丹也只能修出万千鬼影。
他境主只是冷漠……大概、也许、应该……不是屠杀之辈罢?
孟女将渡河的凡魄们迅速送走,一双眼里不时有惧色闪过。
恕她直言……那团黑漆漆的神魂太像被炼化后的神魂傀了。
众所周知,人修的神魂是乳白色的,乳白的生气是人之本,道法之本……在鬼界未能一统的数万年前,曾有鬼修老祖入人界,猎百万修士,抽神魂,炼傀儡,将生气断去,以密法用死气锻炼,予它少许血液,便成了噬心智,控六欲,绝顶好用的神魂傀。将神魂傀打入他人灵台,那人修为便日复一日尽数给了操傀之人,寿元也渐渐减短,而神魂傀看似心魔劫数……极难察觉。
孟女心中暗暗发冷。
她本是百万年前凡人祈愿所化,虽不能修行,却也是活了够久了……见过太多生老病死别憎殇。形形色色,未能坚守本心的人实在太多,上任轮回主算一个……毕竟是孽鬼修行,一步一心魔。
是境主将其斩落,还了轮回境一片清明。而今……也是数百年了。
境主……
“……开界门。”周泽楷垂眼,好心解释了一句,“那个少年……记得吗?”
……原是她想岔了。
孟女抬手作礼:“是。”
却说高英杰从山门出来已半月有余。
平北城。
“豆面儿豆面儿,豆面儿勒——”
“糖花酥勒,刚出锅的糖花酥勒——瞧一瞧看一看咯——贵人您拿好慢走啊!嘿这位爷您要点儿什么?”
“娘、娘我要那个!”
“小姐可要看看这条链儿?东面儿那儿上好鲛珠打的,俊得很!”
嘈杂市井,烟火气快要溢出来,与微草很是不同。
高英杰这半月瞧着稀奇,便在平北城多留了一段时日。
只是这般化作凡人在街上随意走着,也是欢喜的。
甲子前的那场雪埋了城,也没将这人间烟火埋住。
“公子可要来玩儿——呀,小郎君好不小心!”
虽说已过了半月,高英杰对于这般事情还是有几分尴尬的,当即退了半步,垂目以示歉意,也不理那岁数够不上给他当女儿——顶多孙女儿的“姐姐”,兀自走了。
只是他心底却是畅快。
烟火红尘,轮回不休,是大幸。
评论(3)
热度(15)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