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罐子没有粮

我是罐子,我改名儿了,大家好。

所谓罐子空荡荡,今日又没粮

全职周叶、周叶双担

坚持少混圈多学习勤撒粮广熬糖12字方针不动摇。

我们的原则是:热度可以没有,天不能不聊(x

原耽是priest的脑残粉。会贴一些小段子和评论在这边。

不是太太,是没梦想的透明咸鱼,更新缥缈不定……

企鹅:1179815433……来找我玩呀!

ˊ_>ˋ没尾巴的翻车鱼罐子

【全职高手/乔高】一寸灰

好的我的存稿用完了。(其实就500字




第八章 天机
人界楚界。
“你走吧。”轮回境主将手中黑色神魂放出,转身欲走。
那黑色神魂从周泽楷手中跃下,化为一个少年身形,单膝跪地,恭敬道:
“小子乔一帆,谢境主指点护送之恩!”
周泽楷瞥他一眼,踏入界门。
一道声音在乔一帆灵台之中炸响,“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去看。”
乔一帆前半截还能理解,那“去看”二字却摸不着边,他本性内敛……实在不好开这个口,只得恭送轮回境主。
送走周境主,乔一帆这才发现这地方究竟是哪。
这竟是一处与修真者隔绝开的,时空流速不同的凡人小洞天。
想来是周泽楷为了不让他被其余修士认成凶邪,特意找的灵气盎然的安全之地吧。
青山碧水,花鸟虫豸;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黄发怜灰雀,垂髫倚青桁。归人久不至,红颜白骨成。百年已然过,坟茔青草生。
乔一帆从未这般深刻的理解过何谓生死。
由生至死……由死而生。
凡人身在轮回而不知轮回,修仙人跳出轮回而不明轮回。
世事无常,因此……堪不破么?
乔一帆隐约觉得抓住了什么,却想也不透,只是突然心口一疼。
疼?
他现下只神魂一具,怎的……会疼呢。
陆离……英杰。
好想见你啊……
无知觉的,乔一帆死气盎然的神魂里,悄然冒出了一丝生气来。
……
星界微草堂。
方士谦怎么也想不到,王杰希那小子留下的竟是一段三百年前的影像。
三百年前,战界。
各统一界的合道真君们并一个新鲜出炉的战仙,各人面色凝重。
原因无他,战界界主飞升成仙后,并未入得仙界,而是听得了一句仙界留音"天地有变。"
天地有变?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此为变数,抑或劫数?
天机不可测,而惶然不可终日。
"混沌开,后有三界六道生,"灵界界主喻文州言道,"仙者灵者,无情无思无求,人者妖者,往生往欲往情,魔者为天地之劫数,由欲而始,以淫为终,此是为天地之秩序,秩序有变,此乃大劫。"
一众真君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灵界喻文州,星界王杰希,生界肖时钦,皇界张新杰,此四人皆为精通推演之辈,而今更是面布阴云,眉心紧皱了。
仙界封,仙人不出,秩序变,留音警示……作何解?
"罢、罢、罢,我若只想你们一派苦相,也不需的道出那道留音内容,径直将尔等宗门至宝顺了将仙界砸开走人便是,"战界界主凤目微眯,笑容灿烂,只是说的话当真讨厌,"想必众位道友皆为光风霁月之人,大方得很,不会因此介怀吧?"
"哼,叶修快收起你那心思,你要是敢来万花大世界,我张佳乐的百花谷可不是吃素的!"花界界主张佳乐率先出声,脑袋后的小辫子上开始冒出一撮一撮的小红花。
……本体是花什么的真是特别伤。
"张花花你当谁不知道百花谷教众是吃花的?而且花界就花界吧……你加那么几个字也没法改变这名字娘又挫的事实。"
"界名是天道定的你有种呛它去……要说你这种人怎么过的飞仙劫?老天没弄死你真是瞎了眼。"
"……"
拌嘴拌够了,战仙的眉头却紧锁了。
"鬼者呢?"
"天地秩序中,为何无鬼?"
……
为何无鬼?
天机星君想了想:“所谓鬼者……本是人魄所化,天道之意,约是鬼为人之小类,不必再分。”
人魄所化?
叶修勾起了一个莫名的笑来。
“大眼儿……你我皆知修士之魂便不算人魄而算仙识……活着还好,这身死之后可是入不得鬼界轮回境,可你还记得小周么?”
“当年替你一死的周泽楷?”
“……也不算替,他当初算到他的成仙契机在轮回境,必有一死。”
“你……”械界的肖时钦再没法淡然,“你是说周泽楷在轮回境?!”
叶修蹭了蹭鼻尖,好像在说笑一般:“就算鬼界对低阶修士关闭,你们这些人也应该知道轮回境主吧?”
好几道声音同时响起:“那是他?!”
……
之后的影像断掉,方士谦却并不急,他听见了当年声音要年轻许多的王杰希和……战仙的声音。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我辈修者,逆天而行,当得去争一争那唯一的变数!”
“那,若是变数弄人,不可争得,又该得何解?”
“你不若算上一算?”
“众者熙熙,争者攘攘,天衍之生机,实为造化,造化者,夺天地之势……而三魂七魄不死……是为……置死地,而后生!”
评论(3)
热度(11)

© 一个罐子没有粮 / Powered by LOFTER